红河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长恨来迟第五十一章相助

发布时间:2020-01-20 17:37:45 编辑:笔名

长恨来迟 第五十一章、“相助”

收回迈上台阶的脚步,站定,直身,君怀闻眉眼一阵平静,看不出丝毫情绪,静静地看了一瞬尚修递到自己面前的扫帚,旋即转过眼,望向了尚修,眉头一挑,没有说话。

“每日卯时,来主殿除尘,整整八十一阶,一阶都不得少。”尚修声音平平,一字一字很是清晰。

君怀闻的眼中同样一片平息,殊不知,他的眼底深处,阵阵暗流涌动。

眸光再次垂下一丝,望看了那一把很是简陋的扫帚,以及那堆积在尚修所站台阶处的灰尘,君怀闻依旧没有说话。

两股气息,一缕平稔,一缕深沉,两两相撞,却是并未发生摩擦。

见君怀闻没有出手接过扫帚的动作,尚修也不恼,只是单手拿着那扫帚,并未收回。

古不繁的身形,已是到达了楼阶的顶层,回过身,挑眉看向了身后阶上的两人,微微张口,似是想要说些什么,却是一瞬间缄了口,眉目沉了沉,转过身,再无停留,径直往主殿内而去。

主殿前阶上,气氛一时僵住,久久再无动静。

眉眼虽说是望看着尚修,君怀闻余光却是极为清晰地看见古不繁已是入了主殿,始终未有波澜的神色终是缓缓裂开,邪笑一丝一丝蔓延上他的嘴角,深灰色的仙气陡然灌满了他的衣袖,目光变得灼灼不已,直直地看向了尚修。

便是这一个抬眼间,灰色仙气翻涌而来,瞬时从君怀闻的体内而出,以他为中心,径直铺涌开来,遍布了主殿前,整整八十一阶楼阶。

而那些楼阶上的灰尘,也是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灰色仙气的翻腾下,全数凝聚而起,旋即快速移动,下落在了君怀闻和尚修之间,悬浮着,没有动。

君怀闻的视线未有变化,依旧是张扬狂肆不已,嘴边的邪笑不减,望着尚修那平静不已的神色,薄唇轻动:

“如何?”

可笑,他一个魔界帝君,若不是为了那通灵玉,怎的会以一个弟子的身份拜入长恨阁?如今,还想着让他如小厮一般来打扫这殿阁,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尚修的眸子依旧是一片平静,丝毫的波澜都没有出现,静静地望着君怀闻气势四起的模样,缓缓地点了点头,收回了拿着扫帚的手,双手再次紧握住扫帚,抬起一个浅浅的高度,而后轻轻地压在了那由君怀闻灰色仙气凝起的灰尘之上。

似是不费吹灰之力,不过一个清力的扫动,那灰色仙气便陡然散去,瞬时,灰尘四散,重新落回了阶上。

“你随意。”

尚修平平的声音,似是在说着无关紧要的话一样,平稳落下。

旋即一个转身,重新开始扫起了那落在台阶上的灰尘,再也未看君怀闻一眼。

回身的一瞬,君怀闻面上的邪笑陡然消散,目光变得越发深邃,泛着浓厚的打量,再次看过了这白袍的尚修,停顿了片刻,抬步,绕开了他,向着主殿方向而去。

交错而开的一瞬间,两个人心头翻涌上的,却是同样的一句话。

这个人,不容小觑。

脚步站定于楼阶顶层的时候,君怀闻抬起眼,整个环视过主殿,心头的寒意,愈发加重。

此番来长恨阁,他当是格外清楚自己所要的是什么,假意深沉,假露张狂,一切,自是在他的计划中。

主殿殿门大开着,远远地,君怀闻便已是感觉到那同自己体内妖气相排斥的仙气,眼底一阵凌厉,却是并未过多的停留,一个抬步,向着殿内而去。

是福是祸,总该试试不是么?

迈入主殿内的一瞬,铺天盖地一般而来的仙气以着压倒性的气势向着君怀闻而来,重重地冲击在了他的胸口位置。

森森的寒意从心头滑过,男子袖中的手缓缓握紧,压下体内所有的妖气,不成气势的灰色仙气丝丝缕缕腾出,挡住了袭击自己的仙气。

却也是不过半瞬,仙气又迅速地收了回去。

古不繁的脚步,已是从仙气中而现,立在了君怀闻面前五步远的位置:“本性张狂,却能隐忍至极,抑制成习。”

“文怀,你当真是块好料。”

若说卫絮是那天生修仙天赋极高的人,那面前的这个男子,便是有着后天脾性的人,这样的人,纵然先天条件许是一般,可却是因为心性的缘故,更能有着修炼的底蕴。

三千年的光景,教授了成千上万的弟子,古不繁再清楚不过,怎样的人,是天生之才,怎样的人,是可塑之子。

君怀闻没有说话,头略略低着,视线却是抬起,看着古不繁的方向,眼中,似是有着浅浅的倔强滑过一般,沉寂不已。

古不繁的嘴角带着笑,神色上是丝毫不掩饰的赏才之意,脚步向前而去一步,声音清晰落下:“你可想,入东殿?”

闻言,君怀闻的眸光“适时”地波动了一瞬,却又是很快恢复了平静,良久后,回了话:“自然是想。”

眉头轻皱了皱,耳旁回响起了来时马车上高楚曾同自己所说的话,沉寂了片刻,君怀闻再次落了声:“东殿皆是佼佼之子,绝非等闲之辈,弟子这般修为,想入东殿,怕是比登天还要再难上几分。”

至此,古不繁已是再没有了怀疑和犹豫,笑意释然而起,转过身,往殿深处走去:“尚修本是我挑选的西殿内为合适入东殿的人选。”

闻言,君怀闻没有说话,而是迈了步,跟着古不繁的方向而走,余光却是注意着这西殿主殿内的构造。

“不过,”话头猛地一顿,古不繁的脚步也是在仙架前停住,单手扬起,墨流而出,一本竹简书卷已是缓缓从中飘出,“如今,你是那合适的人选了。”

君怀闻的脚步随着古不繁的动作同样停了下来,视线看向了那个飘出的竹简,依旧默不作声。

“三个月后,我保你,入得东殿。”话音,带着浓重的承诺之意,从古不繁口中落下,同时刻,那竹简书卷也是飘到了君怀闻的眼前。

森森的冷笑之意在君怀闻的心头漾开,面上,却是依旧沉沉的模样,缓缓伸出手,接过了竹简:“多谢,不繁师叔。”

是啊,我是真要好好谢谢你的相助了,古不繁。

湖北省宣恩民族医院
开平市妇幼保健院
吉林公立银屑病医院官网
清远癫痫病在线咨询
江门妇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