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战国 第六章-火之意志 下

发布时间:2019-10-13 04:23:38 编辑:笔名

战国 第六章:火之意志 下

大雨笼罩了整片若兰城邦,这是一个令人不安的雨夜,若兰城从来没有下过这样大的雨。暴雨滂沱,贫民区的穷人们在泥水中浑身湿透,双手抱在胸前,无助的以为这是上天的惩罚,暗暗的祈祷。

城门被一个男人强行攻破,他骑着一只灵猿载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女人,发了疯的往内城冲去,护卫们没有一个敢阻拦的。

东方晓一身破烂不堪神情显得疲惫,披头散发,刚从灵猿身上就要抱着苏薇尼向王府里冲进去,当他一抬头的那一刻,表情突然凝固了,血水混合着雨水从眼角流淌而下。

东夷王府门口挂着白绫!

东方晓身子打着哆嗦,面如死灰!

苏薇尼被安排进了寝室,医生马上赶到给她检查身体。东方晓则跪在了灵堂的东方凯撒的灵位前。

“父亲是何时病故的?”东方晓问站在一旁的三个弟弟。

“昨晚这个时候,与玄皇被刺杀的时辰相差不过三个时辰”老二东方渊抽泣着説。

“我与凶手交过手了,那个凶手很强,我拼尽全力只能与他不分上下,是薇尼用封魔天术救了我,但是只吸收了他一部分灵力,被他逃走了。”东方晓剧烈的咳嗽,吐出一口血来。

“什么!既然你都抓住他了!为什么没杀了他!!现在玄皇和父亲都死了!你一个人跑到外面违抗家族对抗这个国家!你到底想做什么

!”老三东方奥都一把抓住了自己大哥的衣服,“父亲的死都要怪你!你还有什么脸面回来!!”

一片死寂,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敢吭声的。

东方晓没有挣扎,东方奥都本来要打在东方晓脸上的巴掌此刻终于也不忍下手了,这时,东方晓瞪大了双眼,深吸一口气“杀害玄皇的凶手是魔族的帝王!”

“罗喉?!”在场的人大惊失色。

这时,门外有人大声吵闹着进来了,“大哥!不好了不好了!元老院的人来了,説是要捉捕大嫂!”老四东方赫才年仅十三岁,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

一道闪电划过夜空,照的每个人都脸色惨白,元老院的消息怎么会这么灵通?东方晓夫妇前脚跟回来,元老院的人就来了!东方晓又气又急,一口黑血涌了上来,他昏倒在地了。持续战斗了一天一夜,就算他是铁打的身体也受不了了。

这时,元老巴奇亚图带了八大圣侍赶来,冷冷的説“诸位,新皇洪均。琉璃今日即位大典,尔等东方家族为何无人前来参加?!”元老得意的扬起下巴,“莫非是要诚心跟朝廷过不去?”

元老巴奇亚图刚来就给了东方家族一个下马威!

“元老阁下”,家族的老干部,东方晓的叔父东方不仁此刻站出来了,“老家主刚刚过世,还请元老原谅东方家的不敬,説着,东方不仁稳住了东方奥都激动刚要发作的身体。

“哼!人死不能复生!如果人族每个人都停留在死去之人的悲伤中的话,那人族怎么能前进!”元老背着双手,“此时暂且不説,老夫今日亲自造访,只是听説东方家少主回来了,还带回了怀有魔孽的少主夫人?”巴奇亚图一脸阴沉。

“敢问,魔孽之名,从何説起?”东方渊问道,一阵冰冷刺骨的穿堂风吹过,灵堂里的白绫如幽魂般飘动。

这时,元老身后的白衣人开口了,看他的面具一眼便知那是八圣侍之首的紫薇,“封魔天术乃封印术中登峰造极之法,历来只有远古人族八大家的苏家才有这般本事,君家少主夫人是没落苏家的后人,她以封魔天术击败了凶手,但自己也被凶手那纯正的阴灵力污染了血统,这些都是我们派出的探子看得一清二楚的。”紫薇又説“苏薇尼,今日必须将她带回赤洪严加审讯!”

“你们这些混蛋!趁火打劫!!以为东方家是好欺负的么!!”东方奥都的火爆脾气终于还是没能忍住,全身燃起了怒火!拳头直*元老的脸,众人都在惊呼,可他的拳头还没接近元老十米,就被一股紫光击中了胸口,被冲击撞在了房梁的东夷之虎牌匾上!

“在我面前还想动手?”紫薇幽幽的説。

“混账!”东方奥都擦了擦嘴角的血丝站了起来,是想再次进攻。

忽然东方不仁一把将他按在了地上,“你混蛋!!家主尸骨胃寒,你在灵堂做出这等大不敬之事,成何体统!!”东方奥都正要发作,可他看见东方不仁在流泪,自己的二哥和四弟也在哭泣,身子马上瘫在了地上。

东方家的骄傲在今晚,颜面扫地!!

“尔等做出如此悖逆之事,暂且不追究,”元老闷声説,毕竟是在内四家的东方家,他也不敢做得太绝,于是他摆了摆手“拿人!”元老一呼声,手下的圣侍立刻行动,但是一个人拦住了他。

“元老阁下!求求你们,我大哥现在昏迷不醒,大嫂身怀六甲现在大量失血正在休养,请宽恕两天再审讯吧!!”説话的竟是在家中地位不高,年仅十三岁的四公子东方赫。

走在前面的圣侍巨门眼里闪过杀光,东方家的族人都在喊东方赫回来,可是这个哭泣的少年却没有让路的意思。“闪开,xiǎo鬼。”巨门冷冷的説。东方赫哽咽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圣侍们没有理他,径直走了过去,用身体将他撞到了一旁。东方赫跪在了地上,“元老大人,求你了···”

元老巴奇亚图看着这个哭泣的孩子,眼里闪过一丝柔光,但是很快就消失了,他阴沉下了脸。

暴雨依旧在下,紫薇扛着昏迷不醒的苏薇尼和众位圣侍走了出来,东方家所有的人都看着元老带着圣侍们走出了灵堂,脸上都是一片死灰。

大雨滂多!惊雷震天!东方奥都跪在昏死的东方晓身边,“大哥···父亲···大哥!!”

沉重的呼吸声响起,厚重的心跳,东方奥都逐渐感觉东方晓的身体在发烫,瞪大了双眼的他看见了东方晓醒了,而且猛然站了起来,“大哥···”东方晓全身变成了熔金色,所有人在这高温下都觉得呼吸困难。

“大哥,你的身体会受不了的。”东方渊喃喃道。

“我绝不能让薇尼出事。”説完,东方晓消失了,它化作一颗飞火流星冲了出去。这次的变身,是以生命作为代价的。

元老和八大圣侍飞上了高空,禄存刚要施法造出传送阵,东方晓就如红色般赶了上来,“把薇尼还给我!!”

紫薇的双目中映出了东方晓的影子,他的瞳孔微微收缩,“东方晓!你已经到极限了!!”説完,在东方晓快要接近之时,一阵紫光在天空爆破,东方晓身上冒着烟,慢慢落在了地上。

薇尼···他的眼皮在打架,之后他闭上了眼。

“呼,呼,呼···”东方晓睁开眼,沉重的呼吸着,他躺在床上,一侧身,看到了家里所有干部都在。

“家主,您睡了两天,不过总算是醒了。”家族干部东方不仁説道。

“叔父,你叫我什么?”东方晓扫视了周围一圈,果然没有苏薇尼,看来那不是个梦。

“老家主殡天,东方家不能无主,您是老家主长子,又是家族百年难遇的天才,是朝廷御封的‘炎魔战神’,家主的位子除了您,谁还有资格当呢!”东方不仁带着大家一齐单膝跪在了他面前,东方不仁双手奉上了家族虎符,众人高呼:“请少主继任家主地位,可保东夷之虎威严!!。”

东方晓的眼中在燃烧着野火,他坐到了床边,沉默了一会,右手接过了虎符,説道:“好,既然叔父和大家支持我,那么盛情难却,我东方晓统领家族之后,一定要带领众人完成父亲未完成的心愿——复兴人族!”他沉了沉,站起身又説:“不过,在这之前,我必须完成一件事。”

众人议论纷纷,这时,没有资格参加干部会议的东方赫带着年幼的东方烈突然闯进来了,他依旧穿着白色的丧服,年仅六岁的东方烈哭泣着,东方赫大声叫道:“大哥!大嫂她一直对我这么好,你前往不能让他出事啊!!”

东方晓看着痛哭流涕的弟弟,自己也变得痛哭流涕了,他大声回复:“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把苏薇尼救回来的!!”

赤洪城·西城城门下·中心大街“喂喂!你听説了没,今天午时三刻将要处死的那个妖女是东方家少主夫人啊!”一个商人模样的过路人对自己身边的人xiǎo声説着。

“听説了,赶紧把手头的货倒卖了吧,一会行刑的时候説不准会出什么事呢!”另一个红鼻头的商人也是悄悄的説。

“能出什么大事啊,这可是帝都,东方家势力再大在这边也闹不起来吧?!何况···”那商人还没説完,就被经过自己身边并撞了自己肩膀以下的高大男人吸引了。

男人身穿战袍,黑色长发,一双眼睛仿佛带着浓郁的杀气,令人看一眼就浑身战栗。“对不起,我太不xiǎo心了,”男人淡淡的説完,继续向前走了。但是男人修长的脖子露出的一diǎn文身让他説不出话来了。

“那是···”那人走了半天,商人才支支吾吾反应过来。“喂!怎么了?”红鼻头愣愣的问他。“那是个修士···”商人回应他,“修士怎么了,这赤洪城里每天不知道要来往多少好手呢,大惊xiǎo怪!”商人还是冒出了冷汗,“主要是他的文身啊!!!‘阴霾笼罩下的赤洪,空气中满是紧张的气氛,百姓们都在围观着城门口的告示。一个男人手持长剑也走到了熙熙攘攘的城门之下,男人戴着斗笠,挡住了自己的脸。告示上附着一张苏薇尼的照片,这是一张仅限于在赤洪张贴的告示,告示上宣布,午时三刻将对身怀魔孽的东方家少主夫人苏薇尼处以绞刑。人们都议论纷纷,大部分人还是了解这个女人的。

戴着斗笠的男人简单的看了几眼,摇了摇牙关,进城去了。

距离午时三刻还有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但是位于赤洪城光明广场的刑场已经围满了前来观看的人。坐在审判席上的有元老巴奇亚图和元老莱昂纳多两大元老,还有西门,上官,北冥三姓家主,广场上遍布羽林卫和圣侍,八大圣侍就坐在审判席下的座位上,镇守并指挥刑场的秩序。

苏薇尼被捆在了刑台的十字架上,蓝色长发上沾满了血水,身上的衣服遍布血污。她的腹中还怀着未出世的孩子,但是看上去已经不省人事了,谁知道元老院对她用了什么酷刑呢?围观的人们看见了她这副模样,都忍不住摇了摇头。

元老巴奇亚图看了看天上的太阳,看来他已经迫不及待要处死苏薇尼了。

刑场外的街巷上,人已经几乎没有了,这时,东方晓摘下了斗笠,掏出一枚白色的珠子,那是传话玉(注入灵力用以传送话语的机械炼金产品,属于常见的法宝,有的传话玉还能进行映射图像与传送语音同时进行),他握着穿话语,悄声説:“飞狐,薇尼被秘密判以死刑,不久前才对外公布,我现在就在刑场外,我要救她,如果我死了,请你一定帮我接管我的家族,因为一旦我死了,元老院不会放过东方家···”东方晓犹豫了一会,“好了,我必须马上进场了,如果你能听到的话,就拜托你了,兄弟。”

“西门家主,我怎么发现百姓们似乎不太满意啊,难道还有人质疑元老院的裁决么?!”元老巴奇亚图问道。

西门家族的家主西门止水似乎刚刚在打瞌睡,他看了元老一眼,闷闷的説:“元老阁下,恕老臣眼拙。”説完就继续睡觉了。元老瞪了他一眼,也是无言以对了。

今天元老院邀请的是除东方家族外的另外四内家的家主,但是这四家家主都不是好惹的主,今天请他们前来主要还是镇住场子,在赤洪城,就算内四家关系密切,这三家也不会为了东方家的一个少主夫人做出悖逆之事。

但是这三个老头子的确很让元老气愤。

“好了,天色昏暗,怕误了时辰,现在开始执行死刑吧!”元老莱昂纳多对台下的八大圣侍説道。三姓家主听完后身子都是一振,但他们都没有説话,上官家的家主上官影布低下头,叹了口气,北冥家主北冥锐无极则找了借口去上厕所了。内四家自古以来就是世交,谁也不愿意看到这一幕,家主刚刚暴毙,少主夫人又要处以极刑。

“慢!”东方晓站在围观人群中,慢慢摘下了斗笠,向刑台走近而来。

“东方晓?”两个元老都暗暗惊呼。

“这xiǎo子怎么来了?”上官影布也是惊讶的説道。

圣侍们围成包围圈堵住了东方晓的去路,但是东方晓的身后又出现了包括东方缘,东方骁,东方渊,东方奥都在内的六名东方家干部!

鬼神式·妖月鬼镰东方缘双手持一把幻化而出的死神镰刀,燃烧着火焰往刑场的虚空处猛然一劈而下,几声破裂声响起,空气中传来了碎片凋零的声音。围观的人都惊呼着!

“哼,你们以为设置了结界,就万事大吉了么?”东方晓冷笑道,一个箭步冲破了圣侍的围困,直接冲上刑台!!其余六人也跟了上去。

“怎么样,我説吧,那就是东方家族的人,因为那人的脖子上是东方家族的凤凰家徽啊!刚刚的商人对红鼻头商人得意的説。

“喂喂···我説,你怎么会认识东方家族的人啊?”红鼻头説道。

“因为我有个朋友是报刊的主编,他的手下曾经专门暗中调查过东方家族的资料,认识东方家族的家徽这有什么啊!”商人得意洋洋。

“得了吧得了吧!少吹牛了···”

刑场里的气氛简直让人喘不过气来。元老莱昂纳多轻声对台下的高级圣侍説:“除了东方晓外的八人,皆为东方家族精锐,往往不可轻举妄动,先看看他们的意图是什么!”

紫薇不屑一顾的回应:“元老阁下,区区六人不足为患吧!”

这时,巴奇亚图擦了擦头上的汗,他看了一看旁边的三位家主,又转头对紫薇説:“愚蠢!老夫与东方家族处了将近六十年,总结的重要的一条规律就是:在东方家族族人面前,丝毫也不能马虎,不然下场会很惨。”

“诺···”紫薇为首的高级圣侍们都是虎躯一震。

这时,东方渊先站了出来,“元老阁下,当阳王,永乐王,还有北平王阁下···今日我们六人跟随家主而来,目的就是为了讨一个説法,我们家族的夫人,到底犯了什么罪?至今你们元老院也没有给我们一个准确的答复,现在反而要杀人,反倒干净利落!!”

“东方贤侄!!老夫我敬你这份胆气,在堂堂帝都竟敢説出如此的话,但是···魔孽之事人尽皆知!此人不除,天地不容!!”元老巴奇亚图站起身来大声呵斥,声音洪亮。

话音未落,东方晓已经走上了刑台,他一言不发,刚要接近苏薇尼,紫薇和文曲武曲突然出现,将他挡了出去,东方晓落在了刑台下,抬头看着戴着面具的三人,“是你这混蛋···”东方晓看着紫薇,摸着自己的腹部喃喃道。

“是我。”紫薇幽幽的説,“怎么样?炎魔战神?你腹部中的伤还未痊愈吧?”

“家主,没事吧?”东方缘扶住了东方晓。

“放肆,堂堂帝都,玄皇脚下!是你们打斗的地方么!!”元老巴奇亚图大吼。

“你给我闭嘴!!”东方晓火冒三丈,他的大声呵斥化为冲击,其破坏性虽然不及“冲霄吼”,但是给在场的人精神都来了一记重创,普通人和普通羽林卫,圣侍在这声音波下都昏死过去了。

声音停止了,但所有人的心也都被提到了嗓子眼。

东方晓公然呵斥元老,这是公然的挑衅!所有人都做不到的事,今天他做了,做得漂亮,三姓家主不得不叹服。

刑台上的文曲武曲受到了精神冲击都有些站不住了,但是紫薇依旧站立不动,不愧是圣侍。刽子手都已经口吐白沫晕倒在地,东方晓上前猛然一击将紫薇击退,黑鸾刀发出凤鸣声,转眼间便将束缚苏薇尼的锁链劈碎。

紫薇刚要再动手,东方缘的刀便悄无声息的抵在了他的脖子上,“别动,紫薇。”

“呦呦,东方缘护卫总长!”紫薇举起了双手。

东方晓将苏薇尼平放在了地上,“薇尼···”他轻抚着薇尼的额头,薇尼微微睁开了眼,嘴唇发白,“晓···你来救我了?”

“对,我来救你了,别怕,有我在呢。”东方晓看着苏薇尼浑身是伤,一阵心酸,将她搂在了怀里。

薇尼的双手摸着东方晓的两颊,“别哭,我今后···可能不能再陪你了,你一定要好好抚养我们这个孩子。”説着,她的嘴贴近了东方晓的耳朵,喃喃道:“元老院一定要设计害死我们,我这几天在狱中察觉出了一些端倪,他们···应该和害死玄皇的凶手有关系···我已经把腹中孩子的阴灵力和阳灵力融合了,他们暂时还察觉不出···”她笑着説。

东方晓没有惊讶,反而觉得心一直在痛。

这时,东方晓站起身,“我的妻子快要生了,我想恳求先让她···把孩子生下来!”

“荒唐!诅咒之子决不能生下来!!”

“如果稍有差池,我立刻将婴儿杀死,如何?”东方晓一脸憔悴,説着苏薇尼开始有了反应,他果然要生了!“求求你们了!”东方晓大喝一声。

伴着苏薇尼分娩前痛苦的嚎叫,两位元老简单的交谈了几句,巴奇亚图这才回应道:“好,老夫答应你,不过,这孩子就算生下来没有异样也要受到十年的监视,在这十年里,他不准修炼灵力!!”

“好!‘东方晓连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他冲自己的手下大喊:“利!快!”

干部东方利果断的使用了术式,地上马上出现了由石头垒成的石屋,东方晓抱着苏薇尼进去了。元老的额头上满是冷汗。

苏薇尼的惨叫声过了足足一个时辰还没有停下,受了重伤又进了监狱接受拷问,身体虚弱的状态下再分娩,其中的痛苦就算是成年男子也早就疼痛而死,在场的人也不得不佩服苏薇尼惊人的意志力。

嚎叫声戛然而止,天上的滚滚乌云翻滚着。过了一会,东方晓抱着浑身是血的苏薇尼走了出来,一脸阴沉。苏薇尼双目紧闭,没有説话,面带着微笑。东方渊等人赶忙进了石屋将孩子抱了出来。

东方晓抱着苏薇尼,慢慢的走着,忽然,他跪在了地上,双眼无神的望着天空,面如死灰。她的耳畔还回响着苏薇尼的声音:“看,他长得跟你多像啊,还有他的哥哥···晓,带着我的希望,和这孩子还有子炎···好好的活下去···叫他子炎吧···比起烈儿多了一个‘子’,也就是你的意思啊,我累了,让我休息会吧···”

苏薇尼的笑容保留到了,凝固在了脸上。

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升空又降落,天上落下的雨滴打在了东方晓的脸上,他的眼前一片白茫茫,我的孩子,我对不起你的母亲,更对不起你,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战国···就是这样,将来如果不想变成父亲我这样懦弱的话,就努力吧,知道···强大到能改变这个世界,别怪父亲。

一个白发的年轻人身穿着上官家的战服冲进了现场,看着刑台上满地的碎石与鲜血,泥泞以及四周的人,看见了东方渊怀中的婴儿,看见了东方晓失意的抱着苏薇尼,颤抖的身子瘫倒在了地上,泪水淹没了她的双眼,“对不起···我来晚了啊···”

北京医院都是怎么治疗早泄的
大连在哪里医院看妇科好
黑龙江频繁遗精去医院
南京的一所男科医院
天津治疗前列腺囊肿的医院在哪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