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宁小闲御神录第186章杯凝新露

发布时间:2020-01-20 16:33:49 编辑:笔名

宁小闲御神录 第186章 杯凝新露

两个时辰之后,她娇喘未平,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回了神魔狱第五层的小房子里。

呃,莫要想歪,长天只是让她将十天里欠下的修炼功课,一起补回来了而已。经过了秘境里的生死感悟,导引诀一式的突破,已经指日可待了。

不过可以回到安全的神魔狱,她就觉得生活太美好了!果然幸福都是对比出来的,在秘境里连觉都睡不安稳,现在却能回到柔软舒适的大床上,这简单的幸福真是令她想飙泪。

睡前还是先洗个澡好了。对于有轻微洁癖的她来说,十天没有洗澡的感觉,真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正当她舒舒服服地将全身都浸泡到热水中,长天大总管突然提醒了她一句:“对了,你在秘境之时,我吩咐穷奇炼制了一些药物,可以在你沐浴时投入水中,有舒筋活血、驱除疲劳的功效,就放在你浴桶旁的架子上。”规划这小屋时,她仿现代浴室的做法,在浴桶旁打了两排架子放置洗浴用品。

哇,药浴!好高级的感脚。

她从浴桶中半跪起来,趴到木架上,水珠顺着她凹凸有致的曲线滑落回桶里。

架子上果然放着两包药粉。“谢啦!”她开心地随手拿了一包,正要打开。

长天轻咳一声,有些不自在地说道:“不是这包,是另外那包粉色的。”

“噢。”她应了一声,刚拿起另一包药粉。动作却蓦地一僵,随后将这药粉丢回原位,自己“哧溜”一下缩进了木桶里。

长天奇道:“怎么了?”

“你怎知道我拿的不是粉色的?你看得到?”

“……”

她双手护胸。努力蜷起身子,气得咬牙切齿:“长天!”

“你不是说,我是这神魔狱的器灵么?”

“所以呢?”她尴尬得全身皮肤都红了。

他的声音很心虚、很心虚:“所以,咳,我能看到这神魔狱里的一切。”他赶紧又补上一句,“前提是我想看的话。”

“是么?”她才不信,“你偷看我洗澡多久了?”

“你要相信我。”他几乎是叹气道:“我平时也只是用神念一扫而过。你不用担心。”

“所以,你刚才又扫过我了,是不是?”

“……”

“现在。把你的狗眼闭上,我要出来了!”

“……好。”堂堂神兽被比喻成狗,此时他也只好认了,毕竟是他理亏。不过这丫头在秘境里果然吃了不少苦。刚才细看之下。她的身体果然都瘦了一圈,让他很是舍不得。

宁小闲又不好意思去见他,气呼呼地爬到床上去。思来想去,不知怎的突然想到:“不知道他对我的身材可满意?”

这令人脸红的念头刚冒出来,她就想把自己掐死。

“宁小闲,你这个没羞没臊的,身子让人看光光了,还怕人家嫌不好看!”她在心里痛骂一番。然后把自己埋在柔软的被子里。

毕竟劳累了十天,她还以为自己会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哪知道过不了十几息,周公就来找她下棋了。

她所不知道的是,在她沉入梦乡的同时,神魔狱底层又有两个男人面面相觑了。

长天将涂尽重新召回了这里。

“神君有何吩咐?”涂尽也是个人精,自然清楚长天私下召他前来,必是有话不想让宁小闲听到。

果然长天目光寒冷如冰,话语中却杀意沸腾。他缓声道:“将你从哪里学得魂修之术,仔细说与我听,不要有半点遗漏;此外,素霞仙子给你种下的‘魂毒’,也一并道来。”

他此刻周身戾气勃发,好似择人欲噬。饶是涂尽杀人无数,与他的目光一触,心中也自颤栗不已。他强压下这份情绪,肃然道:“是!”

=============

宁小闲这一觉,足足睡到第二日午后才起床。

这真是她踏上西行之途以来,悠闲惬意的一段时光:汨罗忙于战事,无暇分身来找她;她不慎打破结界放出来的大魔头,还没来得及为祸人间就被长天收服了;云霄殿忙着替涂尽造成的破坏收拾善后――虽说仙派大殿有素霞仙子的结界护着,没有被那倒戈一击的麒兽烧成灰烬,但后来历代扩建的宫殿可不在结界保护的范围内。麒兽喷出的火龙,将主殿群落焚毁了十之四五,也造成了极严重的损失。

人间从此再也没有“上天梯”这个秘境。幸存下来的凡人都叹息着离开了,山下的小镇一时之间冷清了许多。只有寥寥几个知情人明白,这样的秘境还是不存在的好。

昏迷中的郝三娘也被她安置在镇上的一家小客栈里,再有几个时辰之后就会醒来。宁小闲无意中救了她一命,这次的“上天梯”直接让很多人上了天堂,若她也进了秘境,此时有没有命回来,还不好说。

若在两个月之前,宁小闲必定会为自己破坏了秘境、埋葬了那么多人的性命而自责不已。不过这一路走来,她的见识渐长,心性也发生了重要的转变。

她不是观音菩萨,有时只能明哲保身,却救不了所有人。

在安静下来的小镇里逛了两圈,天也差不多黑了。正常的世界可不像秘境那样一天有八个时辰是黑夜,所以今晚很重要。

她和长天,要试验月光杯的效果。

涂尽附身的麒兽载着她远离云霄殿的范围,选了一个安静的山头。她将这其貌不扬的杯子放在山顶突出的岩石之上,然后盘膝坐下,静静等待。

长天温和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丫头,进来等吧。”这丫头,怎地比他还紧张?

“不,今晚事关重大,我就守在这里了,以免来一只不开眼的猴子、松鼠偷走了杯子!”她胡言乱语,以消除心中的不安。不紧张就怪了,长天被困在神魔狱中,虽说月光杯已经滴血认了主,但不知道放在外头还能不能生效。

天气也很给力。今夜有风少云,月明星稀,正是做试验的好时机。因为再有小半个月,就是帝流浆大盛之日。群妖起舞的时刻,怎能少了她和他?

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

月儿自一小片薄云中探出头来。接着,就有丝丝缕缕的白色光华从月光中析出,仿佛被吸引一般,慢慢地凝进了月光杯中,在杯底徘徊了几圈,终消失不见。杯底的木壁上,则悄悄地凝出一抹极细极细的水痕,肉眼几不可见。要经过整整一夜的凝结,这抹水痕才会壮大为一颗圆滚滚的露珠。

在秘境里,这场景她已经见过了无数次,但从未觉得像今次这样唯美!

成功了,月光杯果然可以为神魔狱中的长天吸聚灵力。从此,只要长天不使用耗力巨大的神通,他们就再也无须担心他的神力消耗问题。

宁小闲的眼中慢慢噙上了泪花。这十余天来的踟蹰独行,这十余天来的担惊受怕,这十余天来的艰苦卓绝,终于有了完美的回报!

值了。

长天何等精明,从她骤然加重的呼吸声探晓了她此刻心潮起伏变化,于是温和地安慰她道:“莫哭,后面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她的唇边绽出一朵微笑,哪怕长天看不见,也知道这个笑容必然很美。

涂尽坐在一旁看着,不发一语。宁小闲既在外面守着杯子,长天也命他随候在侧。这凡人女子可以为了狱中的神君大人只身犯险,闯入秘境,壮着胆子与他这样的魂修周旋;而素霞仙子呢?若她对他能更早些假以辞色,他会不会就此改邪归正,与她双宿双飞呢?

这一轮月下,几个人都痴了。

时间过得很慢、很慢。待得东方破晓,天上的明月终于要隐去身形了。持续了一整晚的月光像春蚕吐丝,呼出一口芳华之后暂别了人间。

她虔诚地举起杯子看去,杯底果然凝出了一颗灵露。不过这露珠与她在秘境中见过的都不同。

无论是张生先祖的记叙,还是她的亲眼所见,月光杯在秘境中凝出来的灵露,都是透明中带有一丝丝闪烁的金光。

然而此刻她杯中的露珠却不同,尽管体积上没有多大变化,但整滴灵露都绽放着耀眼的金黄色,就像用十足金熔化之后的金水一般!

涂尽也看到了,乍舌道:“神君的修为真是深不可测,居然能令月光杯凝出这等品相的灵露来。杯子在素霞手中多年,我也从未见过这等耀眼的金色。”

月光杯凝出的灵露质量,是与主人的修为挂勾的。若这杯子在秘境中就能凝出这样上等的灵露,他也不必费心让凡人们自相残,来获取魂魄补充灵力了。

“嗯!”她快活地点了点头,转身进了神魔狱。

长天站在化妖泉边,正含笑等着她进来。

宁小闲将杯子递了过去,见他端过来一饮而尽。唉,能不一饮而尽么,总归也只有一滴的份量。

“如何?”她双眼亮晶晶地,等待他报告药效。

“嗯――”他咂了咂嘴,“没什么味道。”(未完待续。。)

湖南省荣军医院预约挂号
中国人民第323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看银屑病的医院
深圳品牌妇科医院
云南牛皮癣医院排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