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虚空战史 第二十四章 不可限量

发布时间:2019-12-05 05:54:29 编辑:笔名

虚空战史 第二十四章 不可限量

“云飞,你和爷爷说说你是怎样修炼的吗?”等少坐片刻,便当着天罡三十六长老问云飞说,“短短五年,你不动声色就达到了地缘七重,简直就是我云家数亿年之久的天才,你能够让我都无法察觉你体内的星之力劲,简直不可思议,快和爷爷讲讲你是不是遇见了什么能人异士,或者天蚕地宝,只管说出,在这九龙密室,没有人会泄露你的切身秘密。“

云顶天火急火燎的就说了一堆,但是觉得不大对劲,便补充了一句,“我和三十六位长老觉得可以帮助你些东西,也许亿年之后,你能问鼎彗星之巅也说不到。”

云顶天热切的眼神告诉云飞,他说的是实话,是对自己的爱。这让他的内心愈发纠结。

如果自己的地缘七重是真的,那么他就是马上说出所有,也会毫无保留。而然他的心在打鼓,不再到怎么办,站在大殿的点,仿佛是在灼热的锅间。

“爷爷,我现在不便道出原委,还请爷爷谅解。”云飞想了许久,也只有这样,离开云家的日子快到了,三天对于别人来说,也许只是短暂的瞬间,而对于云飞,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他的内心,一刻也不能停止,到底如何度过七天。

蓝水球虽然要往,但是云机子明显不会留在自己的身边,是生是死,既不能告诉云顶天,也不能让他有什么奢望。所以只好紧紧隐瞒,否则一旦给予重托,自己赴蓝水球,寻找修炼之谜,也就会泯灭在摇篮之中。

“云儿有什么难言之隐吗?”云顶天慎重的问道。

“爷爷,这件事情其实非常简单,”云飞知道,自己要是不能给一个让云顶天绝望的理由,他肯定要打破砂锅问到底,那是若是水落石出,云机子会不会怪罪就很难说了,反正云家这些个人不能承受他的怒火。

“你说,”云顶天飞快的回答道。

“其实我根本就没有地缘七重的修为。”

“什么?”云飞的声音不大,但是所有的长老,还有云顶天,都不由自主的怪问,简直超乎想象,这不是将他们从云端直接打入地狱,夏天结冰一般嘛!

满座都不安定起来了,只有云顶天恢复过来,他说:“你们先安静下来,听云儿说完。”

云飞默默的观察着周围的一静一动,这些长老一个个原来都是这么淡定法,其实云飞自己也不想想,星海七重天突然不是,这哪怕云飞还有六重,也会叫人大跌眼镜。

毕竟天才不常有,一旦出现,就是四方雷电,一触即发。

“爷爷,我只是一次偶然的机会,才懂得如何凝练那种蓝色的光球,但是那不是纯粹的星之力劲,那是一种功法,直接利用脉搏意念,就可以发出一股力量而以,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就是一次,飞儿想走出福清居所,但是壁垒森严,那不光阻碍了别人入侵的脚步,也隔绝了孙儿与外界的交接。所以我想出去,但是很遗憾,我爬了又爬,爬了又爬,后来手都撞破了,我才爬到了壁垒的处,但就在那时,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了,他叫孙儿且慢,我当时一紧张,就又跌了下去。”云飞故意委屈地说,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但是云顶天立马关心的问道:“就是那次摔得鼻青脸肿,肋骨都断了三根的吗?”

“是的,”云飞这简直就是撒谎都不用打草稿,这个云顶天还被自己耍的团团转,于是故作诚恳的回答道,心里开始仔细的回忆起自己摔的那次。

云飞真的被自由的念想鼓动,有过攀爬福清居所那壁垒的想法,但是壁垒高过两丈,又设有域始境禁制,彗星之上没有修炼星之力劲的人可以爬上那么高的壁垒,他到了一半就摔了下来,所幸被云顶天为自己驯养的显灵期雷凌雕用翅膀接住了一下,但是结果雷凌雕被禁制重创,云飞摔得不省人事。

“那次我摔伤以后,那道黑色的身影趁着菲儿姐姐出去又回到了我的床前,他说我天生废物,不能修炼,离不开这福清居所也在情理之中,即使出去,怕是会摔得更惨。我当时只是觉得诧异,族里的人除了爷爷和菲儿姐姐,就是疼爱我的叔叔也不能经常过去,生人更是前所未见,我便问那老头来自哪里,他笑而不语,说‘算了,我教你一招护身手法,你在彗星之上,自然而然会受星之力劲的影响,这一招,会汇聚你经脉之内感染的星之力劲,在必要的时候可以先发制人,没准可以出乎意料的取胜一般高手。’”云飞慢慢的说,“后来便有了飞儿的这一手,至今叫什么名字我都不知道。”

事实的确如此,云顶天他们去了才会带云飞出来看看外面的世界,讲讲故事,菲儿都是云杰送去,在里面陪云飞聊天的。

“这叫‘九龙圣爪手’,”突然一名长老激动地说,“我在云家古书里见过一段与此相关的描述,就和云公子所说的相似,应该就是圣爪手无疑。”

“什么,”云顶天突然一惊,上古记载,彗星之上无人可进入,黑影却是来去自如,他一下就蒙了。

云飞心想,我今天真是黑,找个理由还能这么幸运,歪打正着还什么狗屁爪手,简直不可思议。

“应该不会错。”那位长老继续说。

然后又问云飞,“云公子,那个黑影然后出现过吗?”

“没有。”云飞当然毫不犹豫的回答

那位长老沉默了一下,但很快可惜的点了一下头,修炼到了一定境界的人都是怪怪的,在彗星之上,到了域始境,那就是来无影去无踪,现在的这位大神,就更加不可端倪了。

“好了,云儿,今天你一定累了,不论是否你是不是地缘七重,这爷爷都不会向外多说半句,你成为了星海之子,将来就是潜力无穷,也许在未来,你的修炼之路会突然有什么转变也难以预料,我先送你回去休息,一天过去,肯定累了。”云顶天还是慈祥的关心到。

云飞自然是马上说好,答应了他。在这里多留一刻,他就多一分心虚,毕竟这是次撒谎。

云顶天打出一道星豪之力就送走了云飞,他又回到了那个几乎囚禁五年的福清居所。

云飞走后,古朴的大殿只剩下了云顶天,还有天罡三十六长老。云顶天好想知道什么似的,“你们有什么不解就问吧!”云顶天说。

“家主,云公子受伤,家主特意安排我在那里暗中留意,我没有见到过一丝风吹草动啊!”一个长老说。

“我等愚钝,都觉得云公子所言,子虚乌有。”殿下长老一起说。

“你们确实愚钝,”云顶天毫不客气的回答,“你们难道就不觉得飞儿一身蓝服,自然的灵动乃是外力所致吗?”

三十六位长老神情巨变一下都被剧烈的震撼,说不出一句话。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云顶天反过头,面对一个黑暗的角落沉沉的说,“飞儿的命运也许超出了我们的认知,这个臭名远扬的废物,怕是前途不可限量。”

西宁市人民医院
京都儿童做检查得多少钱
山东治疗牛皮癣医院
河北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强
雅安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