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仙都 第十一节 祸兮福之所倚

发布时间:2020-01-16 21:24:30 编辑:笔名

仙都 第十一节 祸兮福之所倚

鹤唳峰dǐng有三间草庐,空无一人,卞慈里里外外寻了一圈,不见师父的人影,好生失望。

空山寂寂,唯闻鹤唳。

魏十七问道:“潘掌门不在?”

“不在,兴许是出去了。”卞慈抬头看看天,见黄昏将至,犹豫片刻,道,“天色已晚,委屈魏师兄暂宿一晚,明日再下山。”

“也好。”魏十七没有多想,顺口答应下来。

卞慈忙碌着张罗果腹之物,魏十七牵着卞雅的手,在山头转了一圈,看云海,峰峦,城郭,村落,人烟。连涛山与昆仑山不同,虽是仙境,终究避不开中原的繁华,比起清高遁世的昆仑派,太一宗多了三分“人气”,单从“山城同名”就可见一斑。

大隐隐于市,毅然离开昆仑,分道扬镳,一手开创太一宗那位前辈,当真了不起。

魏十七觉得,道不同,不相为谋,无妨,党同伐异,太过,昆仑派与太一宗的夙仇,委实是多余。

卞雅依偎在他身旁,甚少説话,她是卞慈的孪生妹妹,同年同岁,心智却远不及她成熟,在魏十七眼里,她有时是四五岁,有时是七八岁,从来没有超过十岁。

不过这个xiǎo女孩,很对他的胃口,幼/齿,美貌,安静,偶尔不经意撒一次娇,卖一次萌,让人心颤。他心目中理想的女儿,就是这样,永远也不会长大。有首歌怎么唱来着,“我不想我不想不想长大……”唱到了他心坎上。

有人喜欢儿子,他喜欢女儿,永远不长大的女儿。

卞慈忙活了好一阵,端上三份野菜拌饭,盛在滚烫的石碗里,菜绿饭白,滋滋作响,看上去诱人,闻着喷香。她担心魏师兄吃不饱,饭盛得堆尖,谁知魏十七拿筷子拨弄着米粒,一粒粒数珍珠。

“师兄不吃吗?”

魏十七放下碗筷,道:“我只吃肉,不吃饭蔬。”

这是个怪癖,卞慈有些犯难,咬着筷子道:“师父长年茹素,虽然不禁我们荤食,但鹤唳峰上,却只有米蔬,不曾备有肉。”

魏十七从蓬莱袋中取出剩下的野猪肉,在火上烤软了,分给二人。卞慈只吃了一xiǎo碗饭,尝了两xiǎo块肉,便放下筷子,卞雅个头虽xiǎo,胃口却,把魏十七留下的野菜拌饭一扫而空,吃了不少野猪肉,尤未见饱餍。

卞慈几次跟妹子使眼色,卞雅没有反应,捧着石碗鼓起腮帮子大嚼,模样甚是可爱。

食毕,卞慈将碗筷清洗干净,三人在月色下説了几句闲话,各自歇息。

魏十七了无倦意,睁着眼睛坐到中夜时分,忽然心有所动,悄悄起身走出草庐,行到山崖之旁,却见太一宗掌门潘乘年立于一株枯树下,静静注视着自己。

他分不清,对方是真身,还是身外化身。

魏十七躬身行礼,见过潘掌门,潘乘年挥挥手,道:“来了。”

“是。”

“这一路xiǎo有波折,凌霄殿殿主许灵官可是败于你之手?”

“舍了师门一件法宝,侥幸胜了一招,没收得住手,坏了许殿主性命,还望掌门恕罪。”魏十七也不説透,隐隐diǎn了几句。

潘乘年淡淡道:“无妨,生死相搏,命悬一线,死了就死了,许灵官敢下手,就要承担后果,他若侥幸活着回来,我也不会留他性命。”

对楚天佑,他或许还有几分忌惮,轮到许灵官,却是生杀予夺,全然不放在心上。

“数年不见,你大有长进,吾眼光不差。我且问你,山河元气锁祭炼到哪一步了?”

“不负掌门厚望,阴锁通灵,业已功告圆满。”

不知是不是错觉,潘乘年似乎松了口气,微微颔首道:“天地大变在即,时日所剩无多,祭炼雷火劫云尚需数月工夫,你安心留在鹤唳峰,再过几日,等楚师弟腾出手来,再指diǎn你演练阴阳二锁合击之术。”

“是。”

“清明……还能撑多久?”

“多三年。”

“三年,可惜了……就算逃过此劫,青冥剑也不堪大用了,昆仑十件宝物,从此止剩其九。”

魏十七心中一动,求教道:“不知是哪十件?”

潘乘年道:“通天阵一战,我昆仑死伤惨重,祖师传下十件宝物镇妖,炼妖剑,先天鼎第二,此二者为洞天至宝,自成天地,青冥剑第三,定海珠第四,一剑一珠,杀伐惨烈,山河元气锁第五,灵台方寸灯第六,太极图第七,辟邪剑第八,飞天梭第九,掩月飞霜剑第十。”

魏十七道:“听説欲成就洞天,须借助洞天至宝,当年我昆仑一十七位祖师,出了四位洞天真人,遗下四件洞天至宝,炼妖剑先天鼎外,尚有两件不知所踪。”

“不错,法相真人炼妖剑,步虚真人先天鼎,陌北真人瀑流剑,停云真人二相环,法相、步虚、停云三位真人陨落在通天阵中,陌北真人幸存,炼妖剑先天鼎无恙,瀑流剑和二相环却伤及根本,化遁光飞去,谁都没有再见过。嘿嘿,若瀑流剑完好无损,尹陌北未必会落到如今的地步,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躲在黑龙潭下苟且偷生。”言语之中,潘乘年对这位昆仑祖师殊少敬意。

魏十七心下了然,潘乘年见过他无名指上的烂银指环,却不知其来历,也只有九黎知根知底,识得停云真人的二相环。

“这十件宝物,如今由昆仑派太一宗分别掌管,昆仑得四剑一锁一图,炼妖剑,青冥剑,辟邪剑,掩月飞霜剑,山河元气锁,太极图,太一得先天鼎,灵台方寸灯,定海珠,飞天梭。阿雅体内的阳锁,钥牡便是飞天梭。掩月飞霜剑落入阮静之手,当年在赤霞谷硬撼二十四颗定海珠,只怕受损不轻,嗯,她人现在何处?”

“阮师姐肉身几近崩溃,尚在镇妖塔养伤。”

潘乘年断言道:“这伤恐怕是养不好了。”

“可有挽救之法?”魏十七心中还抱着万一的希望。

“要么重蹈尹陌北的覆辙,要么寻一具契合的躯体,夺舍重生。”

魏十七想起尹陌北的模样,一阵寒心,“陌北真人,还有风雷殿的盛前辈,为何不夺舍重生?”

“你道夺舍容易!换一个躯壳,并不能增加寿元,不得已而为之的下策罢了。尹陌北是体修,功法与众不同,体修的肉身乃是飞升的宝筏,若夺舍,此生再无可能飞升,尹陌北寿元无多,不甘心终老此界,宁可冒险汲取黑龙妖气。至于盛精卫,他年轻时业已夺舍过一次,夺舍艰险,魂魄大损,毕生只有一次机会,自传承以来,从未有人二度夺舍,他没有退路。”

魏十七道:“听闻天妖另有秘术,以‘血胎’载残魂,反复夺舍转生,直至血脉觉醒……”

潘乘年打断他道:“那是天妖一族的天赋神通,谁都学不来。”

黑龙,妖凤,天狐,天狼,巴蛇,夔牛,睚眦,朱雀,玄龟,螭龙,青鸟,天赋神通,深藏于血脉,卞雅和魏十七都是天妖血脉的受害者,同时也是,受益者。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説的正是这个道理。

溧水县中医院
河北中医学院附属医院
重庆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锦州如何治疗牛皮癣
湖北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