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天涯小说孟姜女的故事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19:11:32 编辑:笔名

民间有一个“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盛为流传,可是很多人并不确切地知道这孟姜女究竟是何人,怎么哭倒了长城呢。于是又好典故者说这孟姜女其实是齐国武将杞梁的妻子,可是熟悉历史的朋友们都知道,世上本没有长城,只不过等到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才下令把之前各诸侯国为了防御敌国的城墙加以修建,终的规划就是要把这些城墙连起来,这才有了后来万里长城的说法。所以呢,孟姜女明显不是武将杞梁的妻子,再说,丈夫死了,作为妻子的恸哭哀悼虽也其情可悯,但是妻子为了丈夫就是哭死也是不过分的嘛,终究不值得再写特写,一传再传吧!所以呢,很肯定孟姜女是另有其人。   话说这哭倒了长城的女人原来也不叫孟姜女,叫什么呢?这又有一个好事者,据说曾经有幸和这个孟姜女毗邻而居,之前都听人喊她姜嫂。   这姜嫂原本就是一个习惯在乡下用白丝巾包着头发的女人,不识字,走路依依袅袅,说话细声细语的。女人们都不爱搭理他,男人们倒是喜欢守着姜嫂从河里洗完衣服款款走来,故意跌个跟头,吹个哨子,打个响指以期能够引起姜嫂的注意。要论美貌吧,姜嫂也不算是村里的,关键就在于这姜嫂的丈夫,一个叫姜杞梁的男人,老实巴交那叫出了名,所以呢,连带着他女人也是受尽了这些男子们的轻薄。他们经常推搡着从田里回来的姜杞梁嘲笑道,“杞梁,你这早死的父亲倒是会取名字哈,你说人家齐国的杞梁能打仗,你就只会除草啊!正是白瞎了嫂子这幅美貌了。”还有人坏坏地说,“你那家伙行不行啊,要不要哥们儿给帮忙啊!”不时引发哄堂大笑。姜杞梁就在这人群中涨红着脸低着声音说:“别闹,别闹”。等到众人终于尽兴离开之后,姜杞梁早已累得站不起身子了。   如果不是抓汉子修筑长城,可能姜杞梁就可能在这推推搡搡中过一辈子了,不幸的是姜杞梁是个被抓走的村里人。那天姜嫂做好了馍馍等着丈夫回来,可是左等右等,乌鸦都归巢了,丈夫还是没有回来。于是她就跑出去找他,路上还遇到几个小青年,调戏着说“姜嫂大晚上的是要寻男人去呀?”边说还边要作势拉扯姜嫂的裙衫。姜嫂跟他丈夫一样,也是红着脸低着声说“别闹,别闹。”等到姜嫂来到丈夫耕种的那块菜地里,她就只看到一把锄头,地里的草除了一半,另一半还神气地长着,远远地看像块阴阳头。   姜嫂扛回了锄头,就到村里到处打听,“李哥,你看到我家杞梁了吗?”“张大叔,你看到我家杞梁没呀?”这样类似的问题有那么半柱香的时间嗡嗡嘤嘤地,像采蜜的蜜蜂似的在村子里迁移,不但没有人看到她家杞梁,姜嫂还被村里的那些妇人辱骂了,说一个女孩子家家这么不矜持,大晚上挨家找男人。姜嫂回到自个儿家,饭菜已经凉了,她突然觉得委屈,虽说平时乡亲们极其刻薄,可是至少杞梁是会陪着她吃饭睡觉,还给她数星星的。可是这下子杞梁不声不响地就不见了。   姜嫂第二天是在一片哭天喊地的惨叫声中惊醒的,等她追到村头,才发现村里所有的男子都被一群穿官服的人用长长的绳子串起来像冰糖葫芦似的给拉着走,女人小孩都被堵在村口。领头的官兵扛着一面镶着金边的红色大旗,中间乌黑地写着一个大字。等到乡亲和官兵们组成的长长队伍行进到自己的菜地的时候,姜嫂才想起来应该问问这些官差们是不是看到了她家的杞梁。   “官差大人!”姜嫂难得跑步,所以等她追上队尾的官兵的时候已经气喘吁吁了。   “你才棺材呢!”那官兵听姜嫂把官差叫成了“棺材”,一脸愤怒。   “不是,官爷!我一时没捋直舌头,您别和我一般见识。我就想向你打听一下,您有没有见到我家杞梁啊,高高瘦瘦的,衣服胸前有三块补丁的。”姜嫂边说边比划,还是细声细气的。   “什么杞梁落梁的,朝廷说了只要是男人都得去修长城。你家杞梁是不是故意逃跑了?那可是要杀头的!”官兵得意得说着,还顺势用手在姜嫂面前抹了一下,吓得姜嫂赶紧往后躲。   “没事了!没事了!”姜嫂惊魂未定,尴尬地说着。   那官兵得意地哼着小曲离开了,于是这一村子的男人们都被抓去修长城了。姜嫂坐立不安,眼看着秋黄叶落,风声萧条的,她家杞梁还是穿着打着补丁的衣服走的,长城还在北方呢,听说天更是冷得透骨。姜嫂打定要去给杞梁送冬衣之后邀遍了村里的女人,非但没有一个女人响应,还都把她轰出来了,说要不是他家杞梁告密,官兵们就不会来村子里抓人,还说她家杞梁看上去老实巴交,心底里实在是阴暗。姜嫂就这样独自一人拎着包袱上路了,她家的小矮房,院里的小花鸡,还有地里的青菜萝卜,她都不留恋了,就当是对村里人表示愧疚了。   我们很难细细地讲述姜嫂是怎么走到长城,还把它哭倒了那么一大截。就说她哭倒了长城之后非但没有背负任何法律责任,还被朝廷嘉许,为她立了贞节牌坊,许了她一些银两和一处住宅。姜嫂照单全收,她认为这是对他丈夫的死应有的补偿,她有理由和权利接受这样的补偿,虽然她一开始向地方官员哭诉赔偿得太少,说自己这一路吃过野草,啃过树皮,遭人欺负不说光就自己的青春损失费就没赔够本,扬言准备去朝廷上访,反正她当初千里给丈夫杞良千里送冬衣的漫长路途中,大灾大难、大哭大悲都经历过,用她现在的话说,她是真正可以上刀山下火海的。说也奇怪,自从哭倒了长城之后,有那么一段时间,姜嫂说话变得粗声粗气的,走路也是夹风扫尘的,生怕周围的人没听了去。   一开始知府确实被她震慑住了,姑奶奶长姑奶奶短地经常做她的思想工作,红包也自然是送了不少。后来,师爷实在看不下去姜嫂这样自毁形象,毕竟他一开始听说姜嫂的惊天动地的感人故事是非常惊喜和钦佩的,他在心里琢磨着这仅仅载入史册是不够的,还要写成故事、改编成戏剧供百姓们学习和效仿。可是这姜嫂因为赔偿的问题渐渐快要变得市侩了,他深感惋惜。于是他给他的上司提了条建议,果然就凑效了,姜嫂不仅老实规矩了,还将官府送她的住宅改了一间杂货铺,一副要自食其力的样子。   后来有好事的邻居将这知府和姜嫂的较量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话说那天,知府大人度着小步子,两手交叉着放在背后,穿了一身新绸缎衣服,像是出来欣赏风景似的。胡子也剃得干干净净,真是唇红齿白,加上那身上的香水味,使得那个偷听偷看的邻居费了很大劲才把喷嚏给憋回去。天气很好,刚褪去了炎热,有一只黑色的蚂蚁和知府大人一样悠闲得很,偶尔抬头看看天空,看看叶子,经过姜嫂的住宅前还特意停了一会儿,像是对这个伟大的女人表示瞻仰和崇拜。知府大人没有注意到地上的那只蚂蚁,就这样慢慢悠悠地走进了姜嫂的屋子,可以说,那是他次在即将面对姜嫂的时候还表现得那么趾高气昂。姜嫂对于他来说就是他命中的劫难,他在这为官十几载,向来是天高皇帝远,他乐得逍遥自在,该喝喝,该贪贪,可是姜嫂把长城哭塌了那么一大截,他这个地方父母官哪能继续逍遥啊,为了安抚民间情绪,朝廷打算对姜嫂采取褒奖,一则可以借助她的事迹教育女人们要忠贞不二,二则可以显示朝廷的亲民形象。姜嫂哭倒长城吧,虽说是耗费了朝廷一大笔人力和财力,但是这事是偶然的,不是任何一个女人一抹鼻子一甩泪就能哭倒城墙的,所以朝廷不怕女人们群起而效之。可是话说回来,养不教父之过,知府大人马上就被问责了。朝廷说,你怎么能允许字管辖范围内的女人随便离家出走?还一走走到了长城,那可全是男人,再说这一路几千里的路,她一个妇人靠什么活下去,这里面有多少故事是大家不知道的,总之,一个女人这么随便出走,就是有伤风化。说大了,这是对国家形象的玷污,会导致异邦对国家的歧视;说小了,她是给自家男人丢脸,可是杞良是孤儿,又在修筑长城的时候死掉了。所以那个下达朝廷命令的太监和知府卧谈的时候发表了一些自己的看法,她认为姜嫂的这种行为实际就是破罐子破摔,反正她就只有杞良这一个爱人兼亲人,所以杞良这一去长城,凶多吉少。她要是不去长城,那她就得整天独守空房,还要担心那些色鬼们半夜骚扰,关键个人的吃穿都是问题。你想她要是上有老父老母,或者下有幼儿幼女,她能走得开?其实送冬衣只是一个幌子,不然难以逃脱官兵的层层检查;哭长城是见机行事,刚好那段时间阴雨连连,工人们又怠工,糊墙的泥浆时好时坏,有些地方坚固,也就有些地方松软。姜嫂刚好选中了那段松软的墙上。站在上面又是嚎哭又是跺脚的,那段城墙马上就有点微震了,工人们一见那阵势吓得赶紧跑,他们早就想跑了,家里有老有小,有老婆的暖炕头,所以姜嫂是他们的救世主,很多人疯跑了一阵之后回头看到那个女人在那细雨绵绵的城墙上衣袂飘飘,风华绝代!后面逃跑的人越来越多,有些还不怕事儿大的人在逃跑时故意加重了步子,很快这一段城墙就软绵绵地塌掉了,跑得再慢的就被埋掉了,甚至有可能是被踩踏死的。姜嫂为工人们的逃跑制造了合情合理的理由,工人们成就了姜嫂的神话,这就是历史的契机啊。   知府大人对公公的这番高见那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一边给点着烟,一边说:“公公真不愧是皇帝身边的人,看待事情就是透彻明白啊。”公公轻飘飘地吐着烟圈,操着公鸭嗓,捏了捏知府的脸蛋,亲切地说:“你呀,多学着点吧,这里面本事大着呢!”公公临走时对知府还有一番教诲,说对付姜嫂呢只能智取不能硬来,只能缓不能急。女人一急容易撒泼,一缓呢慢慢就没了势头,到时候朝廷也会说你办事有章,你这地方百姓也自然对你这父母官爱戴有加了。知府大人很感激公公的知遇和教诲,隔着轿帘子送给公公一个混体通绿的鼻烟壶,那壶色正纯厚,在夜里还可以发光,是一个老妇人在自家院子刨土种菜时候得到的。知府大人不止一次在拆迁盖房动员大会上申明,“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一切挖出来的宝贝都得呈上朝廷,若是有私下偷藏的,就判他坐牢,在脸上刻上“偷”字。于是,百姓们一旦挖出石头、砖头、碗碟、陶壶的都赶紧送去衙门,一时间衙门前人群络绎不绝,还有人用红布打着花结,举着写字的纸牌子,响着鞭炮把自家屋基下挖到的大石头送到衙门。相比之下,这鼻烟壶就没有得到礼遇,有一天一个老妇人扯着一个光屁股的小娃来到衙门前对门卫说,你给我往里头问问这个壶能换点赏银不,我家娃就要进学堂了,我又没钱买布把这裤裆给缝起来。知府刚好从酒楼回来,一眼就让这绿色给吸引了。他问清楚门卫后转过身来对老人家说:“大婶,孩子是国家的花朵,是未来的栋梁啊,你就是空手来,没有拿这个不值钱的东西,我们还是会给你银两的,就当是为国家的未来做贡献。再说你这壶太小了,一不能盛水,二不能装尿的,实在是算不得东西,不过你放心。”知府做作地揪着那娃的一条朝天髻,从底下捋到发梢,又换到另一条上,还是从底下开始捋。那小孩又疼又痒地抖着身子,老妇人用手夹着他不让动,深怕在知府面前失礼,知府说一句她点一下头,顺带着哈一下腰,知府大人一冲她笑,她也赶紧抿紧了嘴微笑,双手还紧紧地夹着旁边的小娃。知府接着说,“我马上让库房给您十两银子,回去好好抚养我们国家的花朵呀!”说完又指着门卫手中的鼻烟壶吩咐道,“你把这小东西放到书房外的那个花坛里去,就当是给固固土了。”然后装作很淡定地样子抬脚上了庭阶,临到门口的时候又转过身对老妇人说,“大婶啊,这事你回去就不要对外人提及了,不然会让一些不法分子钻了空子,什么猫呀狗呀都拿来兑取赏银,那样就枉费我一番好意了。”老妇人好不容易把僵硬的身子稍稍放松一点,一听到知府的声音又赶紧提起了精神,一直晃晃着点头哈腰。   知府等门卫一离开就把鼻烟壶拿进了屋子,洗了擦,擦了洗,高高地就着屋里的灯光,顿时整个屋里的光线都柔美轻盈了,梦幻般地。他也是深思熟虑之后,抱着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的心理决定把这宝贝送给公公的。言归正传,我这个人讲故事就是有点啰嗦,什么都喜欢告诉大家,其实这样我也知道不好,一个男的,说话就不能利索点,婆婆妈妈地打这么多字不嫌累啊。没办法,自从喜欢讲故事编故事后就变得婆婆妈妈,还特八卦,总想从旁人身上扒出些事情来,还请各位看官多多包容,我这就给大伙儿说说这知府和姜嫂是怎么不风不雨地争斗的。   “我说小姜啊!”那天,知府大人一进门开嗓就显得语重心长。他很有把握,这次是他自出生以来打得有准备的一次仗。   姜嫂那时候正在用新买的发油洗着头呢,那乌黑亮丽的头发厚厚地泡在水盆里,姜嫂正用双手抓着头部,闷声闷气地答了一句,就继续洗她的头,新用的发油浓浓地散发出柠檬的香味。   知府不紧不慢,拿起了半月牙似的桌上(古代桌子为圆形,丈夫不在家期间通常将另一半收起来,用来暗示登门的男客人此时不宜留客之意)拎起水壶和茶杯给自己斟了一杯茶,茶叶是他上次来做姜嫂工作时送来的,这次喝起来他感到无比香甜啊。 共 846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的研究院
云南哪家研究院专治癫痫病好
癫痫患者能喝咖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