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绿野时间的痕迹征文寻找中国首位女模特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9:08:50 编辑:笔名

她是上世纪上半叶个敢于“吃螃蟹”的漂亮女孩。我是在“上海美术专科学校第17届西画系师生的‘课间留影’”里见到她的。她是这里名声显赫的人体模特。  这是一个“梧桐更兼细雨”的季节。秋风萧瑟,残叶纷飞。在旧上海某处一间简陋的教室里,一场师生的课间合影在这里进行。她站在第三排,全身赤裸——修长的身材,白皙的皮肤,俊俏的脸蛋,卷曲的留海,坚挺的乳房……把典型东方少女的美丽展示得淋漓尽致。她的前后左右,坐着站着的,全是上海美术专科学校第17届西画系的师生。这些人,神情轻松,衣着入时,但与婷婷玉立的她相比,还是形成了极为强烈的反差,让人想起“鹤立鸡群”、“万绿丛中一点红”的赞美。  她的姓名没人知道。师生们都以“小模特儿”称呼她。在这个班,有三个女模特,她是小的一个,也是出众的一个。所以,一个“小”字即表示了她与另两位年龄的区别,更反映出师生们对她情有独钟的爱怜。她那出类拔萃的胴体,已成为大家公认的美画作模版,被誉为“中国首位人体模特”的标杆。为此,她一直引以为自豪。  做这个职业原本就不是她所愿。在那个时代,靠做人体模特求生存,本来就是一碗心酸饭。不是迫不得已,谁会冒天下之大不韪而为之?可她没有另外的选择。她没有豪门家庭背景,而是出生于上海农村一个贫困家庭。很小的时候,她父母双亡,靠姑姑抚养长大。姑姑是当时上海滩的名媛,与上层社会交往甚密。这为她能够进入这个领域提供了机遇。她十五岁那年,由姑姑介绍,进上海美术专科学校第17届西画系做人体模特,以美貌换取生成空间。  姑姑曾经告诫过她:“美院的模特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的。别人没有这样的先决条件,想做都做不了。你可务必要珍惜。”  她知道,姑姑所说的“先决条件”,就是她的天生丽质。既然她有如此得天独厚的优势,那确实应该珍惜。她这样想。  她是位极认真的女孩,凡做事都会极尽全力。在课堂上,面对那么多双男人们犀利的目光,她尽管有过心被噬咬的害羞、胆怯和难堪,但还是镇静地听从摆弄,做出各种美姿,着力展示自己胴体的魅力,以适应师生们绘画的需要。这其间付出的心酸,当然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成功了。她的努力终得以回报——她成了师生们心目中的“东方维拉斯女神”。这是她没想到的。同时,在那段交往中,师生们和她的距离越来越近,关系越来越融洽,已经排除了穿衣与赤裸的心理障碍,填平了高贵与低贱的鸿沟。她的赤裸显得那么淡定和随意。这也是她没想到的。她感到惬意极了。  可是,就在她憧憬更美好未来人生的时候,她的理想却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毕竟,这是开历史先河之举。在那个封建传统深厚的时代,她的行为简直就是对社会礼教的大逆不道和赤裸裸的挑战,招来“替天行道”者们的深恶痛绝,格杀勿论是必然的。很快,一场因模特儿而起的风波席卷了整个上海。各种抨击之声汹涌而至,禁令铺天盖地——上海美专使用人体模特的前景令人堪忧。她的理想也开始破灭。  就是在这个时候,有人就想到,拍一张师生与“小模特儿”合影,留作纪念是多么重要。利用一次人体课间休息的时间,一位年轻的刘姓教师提出了这样的议题。他把大家聚在教室里,对“小模特儿”说:“大家终有一天要离开,照一张相留作纪念吧!”  “小模特儿”当时很犹豫。她突然感到了担忧。平时赤身露体和大家在一起习惯了,也习以为常。但要定格在照片里,那可是要流传于社会而永远也抹不去的。她担心留下这样合影的后果。但鉴于大家的盛情,她又感到,不答应面子上还过不去。犹豫一阵后,她还是答应了。  在合影的过程中,她保持了原本,没有遮掩什么,就赤条条站到了师生们中间。她十分清楚,这正是大家所期待的。否则,照片的意义就会大打折扣,让大家失望。可在拍摄的一刹那,她还是将自己的脸侧了一下,她不愿让人们看到她当时的眼睛。  看来,“小模特儿”还是个很用心的女孩。  于是,随着“咔嚓”一声,一张具有特殊意义的合影,就这样留下来了。它虽是临时即兴的产物,但传递着一种信息:他们向世俗和传统挑战的决心是坚定的。  她当年十七八岁年纪,在那里做模特儿只有两年多……  以上这些,只是她两年多光鲜生活的一面展示。其实,她也有许多的不幸。她的人生坎坷其实是与光鲜结伴而行的。  在做模特儿期间,由于她的出色,曾遭到两位同伴的羡慕与妒恨。两位同伴是非裸模特,受到师生青睐的程度远不如她。她们容不得她的独领风骚,总是编造各种谎言挤兑她,制造种种污言秽语抵毁她——时而说她跟某个男人上床,时而又说她去了某青楼卖肉……  一时间,她稚嫩的心,承受了常人难以承受的重压。但她没有就此泄气。面对别人的谤言,她没有沉沦,而是毅然昂起高贵的头颅,以“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为信条,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与一切流言蜚语争抗,以维护自身清正的形象。她虽然终还是获得了胜利,但心灵却承受了别人无以想象的痛。  在人生感情上,她也遭遇过重挫。  她相恋的位男人就是那位年轻的刘姓教师。她看中的是刘姓教师的才华。  那时,刘姓教师是位年轻的绘画天才。他有法国留学的经历,画作名气很大。人也长得高大帅气,思想活跃前卫,是上海美术专科学校第17届西画系教师中的皎皎者。刘姓教师对她也十分欣赏,常有高超的赞誉和倾慕之情的吐露。他们由相处亲密到坠入爱河,没用多长时间。但后来,他俩还是没能走到一起。对于他们的分手,她没有感到多少意外与压力。可刘姓教师的一句话,却让她心灵格外受伤。  刘姓教师说:“将来一想到我的学生们都看到了他们师母的胴体,就让人有嚼了苍蝇的感觉。”  她没想到,这位以开放著称的年轻教师,骨子里仍然笼罩着传统。他光鲜的背后,还是隐藏着一颗世俗的心。  她是极具个性的女孩,意志十分坚定。面对刘姓教师的口是心非,她极为鄙视,也认为不足挂齿。她不相信,中国的男人都如他那样虚伪。他们分手后不久,她又勇敢地和班上一名平时很崇拜她的王姓男生谈恋爱。  王姓男生确实非常倾慕她。两人开始爱得很深,有一种今生再世永不分离的真情。可是,他们终究还是没能走到一起。拆散他们的,是男生的父母。男生的父母得知她的情况后,以死相拚阻止她与男生的往来。在阻止无果的情况下,他们干脆请族人帮助,一起将王姓男生禁闭在家中三年,直到他精神崩溃……  这次,她的心灵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被同仁们诽谤,她没感受有多大的打击,也没哭过;被情人抛弃,她也没感受有多大的打击,更没哭过。这次,她却实实在在感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几乎让自己抬不起头。因为,她遭遇了世俗偏见这把利箭,让她无以招架。她着着着着实实哭了,哭得很伤心,很放肆,很疯狂,恨不能将心中的委屈和对世俗的憎恨全哭出来。没人知道,她究竟哭了多久。  那以后,她就销声匿迹了。再也没有人见过她的踪影。可关于她去向的议论还是很多:有人说,她当时考学校去了;有人说,她作为进步青年,改名换姓去了延安;有人说,她和一个外国男人结婚后去了国外;有人说,她借助自己的风韵去了青楼;还有人说,她看破红尘后去了尼姑奄……  总之,她的去向成了人们猜测的谜。只有她那天使般的英姿还留在那张照片里,留在上海美术专科学校第17届西画系师生的画作中。当然,也永远留在了他们的心里。  我虽然与她没有那一段共同生活经历,也不知道她后来究竟去了哪里,生活结局如何,可我还是清醒地感受到,在上海美术专科学校第17届西画系师生“课间留影”中的她,并不是一幅画,而是一个充满无穷力量的生命。她的赤裸,留给了我一把超越时空的钥匙,让我打开了一扇历史的门,洞察到了发生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那场关于裸体模特儿的大辩论的意义——以封建礼教为代表的旧文化,终究没能阻止那种更开放、更文明、也更宽容的新文明进入中国的步伐。或者说,上海美术专科学校第17届西画系的师生和至今不知其下落的“小模特儿”,用他们坦然的微笑,共同完成了一次历史的跨越和文化的超越……  想到这里,我对她的仰慕已经从那个时空穿越出来。     共 315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性功能障碍的伤害
黑龙江专科医院治疗男科
云南的癫痫病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