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让音乐教育回到原点(文艺观察·关注未成年人美育)

发布时间:2018-12-09 20:52:36 编辑:笔名
让音乐教育回到原点(文艺视察·关注未成年人美育?) 实现非功利的音乐教育,可通过学生合唱团、乐队等低成本的音乐普及形式,让更多的孩子感受到音乐之美,而不是让音乐成为琴童或“尖子生”等少数人的专属品 2015年,是我国取消体育、艺术等文体特长生考学加分的年。

也是由此开始,音乐考级不再与升学挂钩。

一时间,人们开始思忖:音乐的社会考级算是考到头了,那么,我们的音乐教育是否还要继续,如何继续? 音乐考级本是舶来品,源自西方音乐社会教育体系,其宗旨与就学升学毫无关联,只是对音乐业余学习者的成绩作阶段性的考察与评定。

1990年,中国音乐家协会设置了考级委员会,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推行音乐考级。

随后,中央音乐学院与其并驾齐驱,两者共同形成国内音乐考级两大体系。

尔后20多年间,音乐考级不仅越来越“热”,而且与孩子们的升学挂上了钩。

一时间,音乐艺术特长成为未成年人就学升学的重要砝码:初是以“级数”论高低相应加分,接着各个学校自招特长生,并提前予以加试提分。

音乐考级变味了、走调了,愈来愈偏向功利性的目标。

许多对音乐艺术既无兴趣又无天分的孩子,由于父母追风赶潮,因为父母以就学升学为目标“高压强迫”,不得不拿起了琴、练起了唱,失去了童年应有的欢乐,更无从感受音乐艺术的神圣与美好。

从“教”与“学”两个方面来说,音乐都被异化为不断娴熟的技法,艺术的本质被抽离。

如今,音乐考级与升学之间的关联被取消,为中国人数众多的琴童松了绑,也有助于实现艺术教育的公平公正。

多年来,音乐业余考级的现象主要集中在经济发达、文化繁华的大中城市。

而对于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来说,他们入读的学校恐怕连教学大纲规定的音乐课程,都因为教学条件的有限而形同虚设,何谈业余时间的音乐学习?当音乐考级不再具备左右升学之路的力量时,我们现有的音乐教育资源才有可能为更多人所分享。

具体来说,如何实现这种非功利的音乐教育?世界上许多发达国家在这个问题上有一个共性,即普遍重视集体合作的音乐样式。

在普通中小学校开设的音乐课程中,他们不那么热衷于鼓励人群中的“少数派”,即琴童这一群体参加音乐考级,而是将重点放在指导大多数学生参与到学校室内乐队、管弦乐队、重唱、合唱等音乐社团中。

正是通过这种低成本的音乐普及形式,更多的孩子得以感受到音乐之美,并实际参与到音乐的创造过程中。

我国大中城市虽有类似做法,但其根本区别在于,我们的中小学生乐队、合唱队仍然只对经过精心提拔的“尖子生”开放,其着眼点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