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合作方旧事重提金鹰股份600232再次被

发布时间:2019-05-22 09:36:04 编辑:笔名

合作方旧事重提 金鹰股份(600232)再次被告

上市公司对外投资设立子公司,主要目的在于拓展业务,寻得更好的发展。像金鹰股份这样,不仅没有挣到钱,还惹来"没完没了"的连串官司,实属少见。一场在去年底因原告撤诉而完结的官司,如今居然又旧事重提了。

合资公司是非多

金鹰股份今日晚间披露,嘉兴卡迪尔制衣有限公司就上海鑫鹰服饰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纠纷一事再次向法院提起诉讼。

事情还得由2011年说起。2011年10月,本着加速产品结构调整、加大品牌建设力度的初衷,金鹰股份以自有资金出资1800万元参股成立上海鑫鹰服饰有限公司,占比60%。卡迪尔即为另一个出资方,其以货币资金出资220万元,以知识产权出资980万元,占比40%。

彼时,金鹰股份曾期许,该子公司能够把金鹰在桑蚕绢丝和亚麻产品的品牌优势向金鹰的服饰、家纺产品和市场延伸,对拓展公司业务和未来效益将产生长期的影响。

然而,事与愿违。鑫鹰服饰成立当年即亏损110万元,到2013年,该公司亏损达1863万元,超过金鹰股份2013年全年利润。鑫鹰服饰带给金鹰股份的,只有要不回来的借款,以及没完没了的官司。

场,就是金鹰股份诉鑫鹰服饰还款的官司。据悉,鑫鹰服饰欠金鹰股份本金及利息合计约3000余万元,截止2014年6月底,已归还近700万元,金鹰股份计提特殊坏账准备约2553万元。

2013年5月,因合资双方经营意见出现分歧,遂签订《协议书》,约定卡迪尔退出鑫鹰服饰的经营,将其持有的40%股权及店铺装修费作价1350万元,转让给金鹰股份。如果股权转让能够顺利完成,或许就没有后面的第二场、第三场官司了。

股权转让纠纷再起波澜

2013年8月,因这起子公司股权转让,卡迪尔次将金鹰股份起诉至法院,要求金鹰股份履行5月份所签《协议书》及支付剩余转让款970万元。不过,在同年的12月,原告卡迪尔却提出撤诉了。鑫鹰服饰股权转让是否已经完成,在金鹰股份12月31日披露的有关原告撤诉的公告中,并没有找到答案。

不过,我们可以大胆猜测,卡迪尔之所以提出撤诉,可能是双方私下已经谈妥,这一股权转让纠纷也应该就此落幕。

事隔九个月,事件突然又峰回路转了。卡迪尔旧事重提,第二次将金鹰股份诉至法院。诉讼请求还是一样,要求金鹰股份履行《协议书》义务,并支付剩余转让款,金额由次的970万元变为902万元。

卡迪尔称,按照协议书约定,其退出鑫鹰服饰,由金鹰股份负责管理经营,金鹰股份因此需向卡迪尔支付商标转让费980万元,老店铺装修费320万元及股本金200万元,合计1500万元,按90%计算实际支付1350万元。扣除卡迪尔依协议应支付给金鹰股份的448万元,金鹰股份还需支付902万元。

卡迪尔认为,其已经依约履行了协议约定的主要义务,但被告金鹰股份至今未履行其支付商标转让费、店铺装修费及股本金的义务。在多次催促被告履行协议义务被拒之后,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依法提起诉讼。

然而,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金鹰股份则有不同的看法。其认为,卡迪尔所称的以现金出资220万元,以知识产权出资980万元,与客观事实不符,同时,卡迪尔根本没有履行2013年5月所签《协议书》之义务,也没有按约另行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所谓股权转让根本不成立。

事情到这个地步,也只能依法律途径解决了。只希望这次能有个明确的说法,卡迪尔也不要再反复无常。

目前,此案尚在审理之中,金鹰股份称暂时无法判断此事对公司利润的影响。

12月24日凤凰创意国际化身游乐场
你他妈进错门我可以理解,但是你特么没老婆你自己不知道吗
首推付费直播演唱会乐视新招市场买不买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