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清韵欢送宴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9:05:34 编辑:笔名

永红分公司经理史正权的办公桌上,放着电话、文件等杂七杂八的办公用品。办公桌后一把如今时兴的,能转动的老板椅。  此刻,墙上的挂钟己指向七点四十五分,老板椅暂时无人坐上。  勤杂人员进来,将桌椅擦拭干净,地扫好,办公室里的垃圾清理出去。茶杯也洗好,倒扣在茶盘里。  墙上的时钟准时敲响八点。  史正权经理踏着钟声走进办公室。  仿佛知道他来上班似的,他一进门,桌上的电话铃声便‘叮铃铃,钉呤呤’地响了起来。  史经理快速地拿起电话:“喂!喂!哪里?”  电话里声音:“是史经理吗?我是总公司的小张,总经理让我通知您,这几天您将手头的工作整理清楚,准备交接,您将调总公司另行安排工作。调令马上就到。”  史经理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好的,好的,小张,谢谢你!以后我一定不会忘记你的。”  电话里声音:“谢什么?我不过作了一个通讯员的角色。要谢,您还得谢谢总经理呢。你这个老领导调到总公司来,以后还请您多多关照?”  史经理:“好说,好说。再见!”  电话里声音:“再见!”  史经理从口袋里抽出一支烟,不吸,放在鼻子上闻闻。我们这才看清,史书记五十左右年纪,高高的个子,身体开始发福。原本是国字形的脸,己变成园园的面包式的脸形。出现我们见惯了官场上官员的双下巴。啤酒肚也凸出来了,他很注重仪表,一身高级西装,裁剪合体。套在他身上,好像一个时装模特。头发一丝不乱,皮鞋擦得雪亮。此刻,他坐下来想想:总公司将他安排在哪个位置?  他的脑子里出现总经理找他谈话时的笑容:“你放心,这次总公司人员调动,不低于原来的级别。给你透露一个小道消息,上次市委书记到我们公司来考查时,还专门提到你呢?”  他想到这里,知道总公司不会往低于现在的级别安排他。他心安了。正想抽出一支烟来抽,就听到传来敲门声:“咚、咚、咚咚。”  史书记眉头皱了起来,有点恼怒。但一想到即将离开这个岗位。要给下级留个好印象。便马上换了一付平和面孔:“请进!”  进来的是公司二把手,副经理钱有贵。钱有贵长得恰恰与他相反,他又瘦又小的个子,一双一千度的近视眼镜挎在双眼面前。而他的眼睛出奇地小,别人不仔细看,很难看到他的眼睛何时转动。何时不转?他是属于那种吃不胖、养不壮的人。  钱副经理进来,史经理表现得特别热情。连忙起身让坐,又亲自倒茶,端到钱经理面前。人一高兴,那喜气就由内而外洋溢出来,想遮也是遮不住的。  钱副经理觉得奇怪?同事那么多年,从未见史经理如此热情。他领悟了,史经理有大喜事,今天才这么高兴。想到这里就试探地问:“经理,看得出来,您有喜事瞒着我们。快说,什么喜事?让我们也跟着高兴高兴?!”  史经理遮掩道:“哪有什么喜事哟,别瞎猜了。”  钱副经理坐了下来,用手指敲着脑袋:“我猜猜,嗯——是老爷子七十大寿?”  史经理笑笑:“不对,老爷子都七十五了。”  钱有贵接着猜:“那就是小华有女朋友了?”  史经理还是笑笑:“也不对,小华女朋友都谈了好几年了。”  钱副经理:“那就是今年要给他们办喜事?我们也讨杯喜酒喝。”  史经理还是摇了摇头:“那女孩子到明年才毕业,现在的年青人说要先立业后成家。  钱有贵双手一摊:“那我就猜不着了。”  史经理今天太高兴,话也就脱口而出:“哪里?是小张来了个电话。”  钱有贵马上接着问:“是不是总公司管人事的小张?”  史经理不作声,既不表态说是,又不辨解说不是。  钱副经理久居官场之人,他太熟悉官场这一套了。只要领导不表态,不否认,那就是默认事实。  钱有贵双眼一亮,小眼也就炯炯放光。他特地将椅子拖到史经理跟前来:“您接到总公司的电话通知了?”  史经理浅浅一笑,既没点头,又没摇头。  钱有贵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他的脑子飞速地旋转着:“他要走了,那他的位子谁来接呢?以前就跟他明示过,也曾暗示过。但是,过去工作中磨磨擦擦的事情太多,他会不会在这方面卡我一下?那样,这个经理就太小心眼了。现在,我来试探他一下,看他怎么回答?”  想到这里,他起身给史经理茶碗里续了些茶水,也装模作样地往自己的茶杯里倒了一些。(史经理给他泡的茶,他根本没喝。)倒完茶,他坐了下来,拿起自己的茶杯啜了几口,想着向史经理说话的措辞。喝完茶,他将茶杯放下:“经理,我俩大学毕业后一起分配到这里。您的能力比我强,小弟我心悦诚服。听说上次市委书记在我们总公司老总面前专门提到您,对您的评价很高。平日在工作上,我心甘情愿当您的绿叶。现在您要走了,小弟我从心里感到惆怅。不知重新调来的公司经理脾性如何?我们这些下级不了解情况,以后工作上怕不能很好沟通。不知总经理找您谈话时,介绍过新经理的情况没有?”  钱副经理说着这些冠免堂皇的话时,史经理耐心听着,嘴角边不时发出一丝浅浅的冷笑。但不等钱付经理发觉,就迅速恢复常态。  钱有贵说完,史经理将自己的茶杯放下。也将椅子挪近一些,以便更好地接近钱副经理:“老钱,这些话就不用说了。你我同事多年,你对我工作上的帮助。在单位内外维护我的威信,我心里是有数的。要不是你我兄弟精诚合作,永红公司能维持到现在这个样子?你放心,上次总公司老总找我谈话时,我就推荐了你接替我的工作。至于总公司怎样考虑并安排?那就不是我知道的事了。你说是不是?”  钱副经理感激地说:“谢谢经理的关心。我若是接替了您的工作。放心,今后在永红公司,您说话还是算话的。”  起身告辞。  史经理望着钱有贵的背影,啐了一口:“呸!现在来求我了。跟我唱对台戏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有今天呢?我会推荐你?我在位时,有的时候说话都不算数。我走了你还听我的?哄三岁孩子呢?”  门上又响起“咚!咚!咚咚!”敲门声。  史经理:“进来。”  门开了,进来的是分管财务的科长。科长姓阚,人称阚财神。阚财神手里拿着一叠纸,进门就说:“史经理,这是新新村王小三想承包我们办公大楼工程的报告。您看是不是……?”  史经理脑子好使,马上记了起来:“新新村王小三?那不是你小舅子吗?他想承包我们的办公大楼工程?我们不是研究过了吗?公开竟争。谁的标底定得底,我们就选谁?这个工程就给谁做!”  阚财神一脸尴尬:“经理,公开竟争,那不是做给外人看的吗。王小三说了,他若能承包到这个工程,公司里主要领导,他给这个数。”说完,将手掌张开。  史经理:“这不是逼我犯错误吗?上头三令五申,谁敢拿自己的名誉地位前程开玩笑。”  阚财神神神秘秘地说:“放心,也就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而己。何必那么认真?上级领导口口声声叫别人廉政,其实他们的手伸得比谁都长——”  史经理脑子飞快地转着:“若是调令下来,我的话就不管用了。倒不如——”  史经理正色道:“老阚,这种话不能乱说。我们都是公司领导,素质应比别人高,没有根据的话不可乱说。说这些不负责任的话,追查下来,是要负法律责任的。这样吧,你叫王小三晚上到我家去,具体细节,我们再研究研究。”  阚财神心领神会:“我一定叫他去,一定叫他去。”  告辞。  史经理累了。坐下来抿了一小口茶,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来,打着火,狠吸了一口,吐了一口长长的烟圈。他看着烟圈出了一会神,正想好好歇一歇……  正在这时,门上又响起了:“咚!咚!咚咚!”的敲门声。怎么今天事这么多?!史经理简直有点不耐烦了。他想一个人静一静,好好理理那些杂乱的心事。而那些人又不让他静下来,你说他烦不烦?  进来的是公司主办叶会计,他是典型的农民装束。理了个平头,因家在农村,所以一下班就要帮助老婆耕种承包的土地。脸上常年风吹日晒,脸孔漆黑,一副忠厚相。  他手里拿着一叠白纸条子,眼睛朝史经理屋子里扫视了好大一会,好像刚刚适应这里的环境。他迟迟疑疑朝史经理走来,将白纸条子朝史经理桌上轻轻地放下,说话的声音小得刚好让史经理听见:“史经理,这是去年招待上级来客及各兄弟单位的费用。眼看马上就要财务大捡查了,这些白条不能老抵库。您看,怎么处理它们?”  史经理:“去年吃饭的钱不是都处理了吗?”  叶会计说:“处理了一部分。因为上面将费用卡死了,招待费用只能报销营业收入的百分之五,所以去年处理的只有一小部分。”  史经理说:“你又不是不知道?财务是阚财神分管的。你去找阚财神,他会替你处理的。”  叶会计委屈地说:“我多次找了阚财神,他说你们有规定,一万块钱以下他有权批。一万块钱以上,他就没权批了。所以才来找您。”  史经理心里骂道:“这些狡猾的东西?肯定是听说我要走,才来要我处理这些难处理的难题。”嘴里却说着:“放在你那里,等我有空了,我会找你处理的。”  哪知一向听话的会计今天却不听话了:“史经理,不行哪。假如总公司来查帐,这白条抵库的事,查出来可不是好玩的?”  史经理:“白条有多少数字?”  叶会计看了一下白条总计:“九万八千四百三十六元五角整。  史经理放心了:“数目并不大吗,全国一年吃掉一千个亿。我们这点数字怕什么?”  叶会计几乎是央求地说:“史经理,数字是不大,但就怕捡查。您就将它处理算了。”  史经理撑着额头想了半天:“这样吧,你向总公司打个报告,就说我们现在的办公楼要检修,需要检修资金二十万。”  会计一时没反映过来:“办公楼要检修?”  史经理真恨这个榆木头脑袋不会转弯的人。怪不得他只会死记1、2、3、4、5,与它们打交道,这种人生来就不是搞政工的料。他怪怪地看着会计,象看着一只怪物。  叶会计还是征征地忤在那里。史经理实在受不了这个不会转弯的家伙,几乎是对叶会计吼道:“你还要不要报销那些白纸条?要处理的话,就赶快去打报告。你难道不知道?我的前任吃了包工头的回扣,我们的办公楼就象豆腐渣一样。逢到阴天下雨,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不检修怎么办公?”  他吼累了,歇了一会。想了想又说:“当然,我后面说的话不要写上去。报告写好后,给我审核,再呈上去。去吧?”  叶会计只好悻悻地走了。  史经理的心情不大好,他低头思索着,在办公室里来回踱着方步。  门上又响起了敲门声。  史经理真是烦透了!他朝门外吼道:“什么人?在门口呆着做什么?进来。”  进来的是文员小翠,这丫头一看就叫人喜欢。史经理心中的不快跑了大半,停下了踱步。笑嘻嘻地说:“你跑来做什么?”  小翠娇媚地说:“哟!大经理,不喜欢我来吗?那我就走好了。免得你见了我来就不高兴!  故意逗史经理,转身要走。  史经理连忙叫住她:“哟!你这丫头,何时学的这个作派?你说,到这里来有什么事?”  小翠柔声地说:“我来恭喜您呀!您不是高升了吗?”  史经理心里一惊!他知道,王小三今晚是不会到他家去的。他马上警觉起来:“是谁告诉你的?”  小翠不知就里,仍笑嘻嘻地说:“是钱副经理呀,他无意中说起的。总公司来了电话,要调您到总公司当付总经理去了。史老板,您若当了付总经理。也要将我调到总公司去呀?!”  史经理不说也不笑,脸上显出不悦的神色。  小翠闹了个没趣,只好红着脸说:“您别这样呀?是我得罪了您吗?”  史经理还是没笑出声来。  小翠没有选择离开,她使出了女性特有的手段:“好史经理呀,您别这样哪?我又没有得罪您。您这样子对我,小翠看了害怕。”  史经理脸色稍为缓和了一点。小翠继续发挥她女性的魅力:“史经理,我们来猜猜,您到总公司是管财务呢?还是管人事?销售?”  史经理被财务、人事、销售的位置吸引了。嘴上虽说:“小丫头别瞎扯,你懂什么?”但脸色明显比刚才明朗了许多。  小翠见经理高兴了,就接着说:“您要是当了一把手多好啊,小翠也就沾您的光,到总公司去见见大世面。”  史经理见小翠一本正经地憧憬着,不由笑了。  小翠见史经理笑了,猴到他身上来,想亲热亲热……  桌上的电话不识时务地响了。  小翠伸了一下舌头,趁机告退。  史经理拿起电话:“喂!哪里?”  电话里声音:“是史经理吗?我是万福酒家的老赵。恭喜您呀!听说您要调到总公司去了?以后,可当大官了。只是、别忘了小弟我呀?”  史经理不动声色地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电话里声音:“是你们公司的钱副经理呀,他己在我这里为您定下丰盛的欢送宴,我就等着您光临了。哈哈!哈哈哈!” 共 9958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好的癫痫研究院
预防癫痫病的注意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