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993章 是谁在耳边说,晚上我过来!

发布时间:2020-01-16 21:21:35 编辑:笔名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993章 是谁在耳边说,晚上我过来!

陈帆拉住孙尚美的小手,手指在她手背抓挠几下,“小美,别走啊,陪我吃个早点。”

“啊?嗯。”孙尚美娇躯一抖,红着脸,“帆哥,今天孙家的客人很多,小红她们都在院子里干活的。”

孙尚美是怕陈帆搞点大动作,连忙来一个暗示。

陈帆本来没那方面的心思,被孙尚美这么欲迎还拒的忸怩给弄得心里一痒,索性手一揽,将孙尚美给揽入怀中。

毫无准备的孙尚美娇呼一声,便瘫软在陈帆的怀里,吐气如兰,两只小手紧紧的攥着陈帆的手掌,不让他发挥其他的动作。

“帆……帆哥……别……今天是族中大节,到时候有祭祀帮我沐浴……我还不能和你……”

孙尚美娇红了脸,纤细的身体在陈帆怀里微微颤动。

陈帆听见孙尚美断续的话,眼里浮现出诡笑,“嘿嘿,你们族中规矩还真多,要不,我帮你洗白白?”

“帆哥啊!”

孙尚美低下头,胸脯微颤,然后她鼓气勇气般地抬起头,一张精美的脸对着陈帆,她手轻轻一撩挂在眉前的秀发,小嘴翕动,在陈帆的脸颊上轻轻的啄了一下。

湿漉漉,红润润。

陈帆心中激荡。

他还没反应过来,孙尚美的细腰贴身,小脸贴耳,在他耳畔轻声嘀咕几句。

孙尚美说悄悄话的时候,脸羞红到脖子根,整个人像侵染的娇红玫瑰花,羞怯惹人爱。

而陈帆则是在听见孙尚美的悄悄话之后,一言不发,整个人有些发呆,某些个部位,甚至把持不住,雄赳赳气昂昂。

“咳……小美……那个……那个……”陈帆两手的手指转圈圈,“咳……不太好吧。”

“唉呀,不理你了。”

孙尚美一下从陈帆怀里挣脱,拿起汤勺舀起稀饭,将陈帆的嘴给堵住。

“我走了。”

孙尚美一扭细腰,转身欲走。

陈帆的手却鬼魅般地攀在她的左胸脯处,好一招泰山压顶。

孙尚美小嘴张开,眼睛瞪得水灵灵的,睫毛颤抖。

“别担心,小美,我就是想要摸摸你的心。”

陈帆一本正经,邪笑中,眸子有异色涌动。

“我的心?”孙尚美一呆,“里面住着一个你啊。”

陈帆微微一怔,“真的吗?”

陈帆将孙尚美转过来,他坐着,孙尚美站着,陈帆的眼睛,和她的胸脯齐平,距离很近,很近,而陈帆却目不转睛的盯着。

孙尚美羞得无地自容。

“嗯?果然是这样啊。”

几秒后,陈帆手放开,一副沉思的样子。

“什……什么啊?”

孙尚美抿嘴,有些委屈,快哭了,因为她的咖杯,并不是很爆炸大的那种,刚才陈帆一握就见底了,底子太单薄。

“哦,没什么,34C。”

陈帆下意识地回了一句。

“啊?C了……吗?”孙尚美低头瞥了一眼,两眼有些茫然的样子,她扁了扁嘴,暗自嘀咕,“大……大了吗?我怎么不知,难道是伊芙近送我的那个……起作用了?”

“什么大了?小美,你刚才说啥?”

走神的陈帆疑惑地问一句。

“没……没什么,帆哥,我先走了,族中今晚盛会,我先忙了。”孙尚美小手捂住胸脯,欢呼雀跃般地跳到门外去了。

“小红,我大了吗?”

孙尚美抓着在院子里打扫卫生的漂亮女佣激动地问着,弄得女佣一阵抓挠。

……

屋内,陈帆的手还保持着揉捏的动作,但他的脸上,却陷入沉思当中。

就在刚才,他利用透视眼观察了孙尚美的心脏,如他猜想的那般,孙尚美已经打通了五个穴位,不过,她的五个穴位里,并没有像小丹田一样储存灵气,而进阶是开辟出一条经脉出来。

相同之处,又有不同。

“应该是我修炼了六壬神功和开辟隐穴之后,发生了差异化。”

陈帆深思一会,得出这个结果。

“既然功法没问题,那么,不如一气呵成吧。”

陈帆将桌子上的早餐吃完,调整一下被孙尚美撩起的心猿意马,尤其是孙尚美在耳边的那一句悄悄话,对陈帆的影响不小。

甚至于,他冲了一个凉水澡,才压下腹部升起的邪火。

“道行还是不够啊。”

陈帆苦笑着换了一身衣服,尤其是贴身的裤衩,邪火攻心,正是阳刚之年,难受喲。

将太素灵经运行了两个小周天,陈帆终于六根清净,引导着吸纳入体的灵气,向第四个穴窍发起冲击。

……

太阳悬空,侉依族十年一次的大盛会,正在紧罗密布的安排着。

整个月牙湾小镇的人,绝大多数都是三十三姓的侉依族后辈,一大清早,整个小镇就处在沸腾,热闹当中,随处可见的特殊小摊,贩卖着特色的物品,香浓的五谷杂粮粥,弥漫在空气中。

往来的游客,络绎不绝,情侣对对,互相喂粥赠礼,拿着相机的旅人,总会拍下美的瞬间。

而小镇上的宾楼或是茶楼,雅间里,一些富人则是和三十三姓执掌权力的人交谈着,交易着,无非是生意上的来往,或是怀着某些目的。

但真正的一些有地位或是特殊的客人,则根本没有在月牙湾小镇当中,而是沿着月牙湾小镇后山的温泉瀑布,一路前往深山。

三十三姓家主,更是一个人也没有出现在小镇上,他们一个个跪拜在族中祠堂,焚香更衣,仪式浓重。

随着一声声古钟悠扬,各家主已换好衣服,走到前庭,族中后辈,皆是穿着刺刻了名字的衣服,站得笔直,个个精光盈盈,气质不凡,并非寻常的纨绔富二代,由此可见侉依族家风优良,似孙尚文的两个纨绔儿子,终究是少数。

三十三姓当中,以落家的人排场,落暮秋在前,身后竟跟着五十多名与落生年龄差不多的青年,这五十多人当中,混杂着一个身材矮小的人。

落暮秋目光一扫,便神色一肃,“伊芙,你出来。”

混在队尾的落伊芙气得一跺脚,“九哥啊,让你帮我挡着点的嘛。”

前面的青年尴尬地笑了笑,没敢说话。

“爸,我不!”

落伊芙终执拗不过落暮秋那一双如炬的目光,明明说着不,但还是不敢忤逆,走出队伍,引得落家一干兄弟偷偷发笑。

“你们笑屁啊,哼!”

落伊芙大摇大摆的走到前面,站在前的是落生,落伊芙拽住落生的衣袖,“哥啊,快替我说说好话。”

落生一脸严肃,面对妹妹的撒娇,身体动都没动一下,眸子里的瞳光,犹如太阳那么刺眼,甚至于,他的眼角,都多了两道如赤火灼烤的眼纹,十分诡异。

“哥,你聋了呀。”

落伊芙气得一脸窘迫,她昨天晚上在孙家过夜,但是呢,某些人不但没有见着,就连她的闺蜜,都没有和她睡一张床,让她火气很大。

落生终究还是疼爱刁蛮的妹妹,勉强带笑,“伊芙,别闹,我们是去拔刀的,你再闹,爸要生气了。”

“哼,我不管,我也要拔刀,凭啥那个家伙也能拔刀,我就不能?嘿,我就要在他之前把刀拔出来,然后给他心窝狠狠的一刀,让他冷落我……”

(本章完)

同煤集团肿瘤医院怎么样
黄平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新疆专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柳州治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宜昌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