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赵启正中国人有信仰只是不叫宗教信仰_鲁能官宣吉尔离队

发布时间:2019-07-03 22:33:28 编辑:笔名

赵启正:中国人有信仰 只是不叫宗教信仰

原标题:文化强国与公共外交

——第二届公共外交对话会暨解放报业集团第64届文化讲坛实录

演讲篇

赵启正中国梦想,国际分享

周明伟用国际眼光讲好中国故事

舒乙让世界了解可爱的中国

对话篇

主持人袁鸣(上海人民广播电视台主持人):

各位来宾,下午好!第二届公共外交对话会暨解放报业集团第64届文化讲坛现在开始。首先请允许我向大家介绍一下出席今天活动的领导。让我们一起欢迎:

全国政协常委、上海公共外交协会会长冯国勤,上海市政协副主席、上海公共外交协会副会长周太彤
,上海市政协副主席方惠萍,上海市政协副主席张恩迪,第11届上海市政协副主席、上海公共外交协会副会长吴幼英,中央外宣办研究室副主任季星星,解放报业集团党委书记、社长尹明华。非常感谢各位的到来!(全场鼓掌)

在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文化多样化以及信息技术深入发展的今天,世界各国的相互联系和依存度在增加,利益融合不断加深,当然摩擦也在不断增多。中国现在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在全球政治秩序当中也是一股非常重要的力量。如何更好地践行我们所选择的独立自主和平发展道路?党的十八大报告特别提出了要扎实推进公共外交和人文交流的要求。如何来向世界讲述独特的中国故事?文化可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载体。因此,今天三位在公共外交领域具有丰富经验的嘉宾,将就“文化强国与公共外交”这一主题阐述他们的思考。各位与会者还有机会就此主题和我们的嘉宾进行对话。

下面让我们欢迎今天的三位嘉宾到台上就座。有请: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主任、国务院办原主任、中国人民大学学院院长、上海公共外交协会顾问赵启正先生,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局长周明伟先生,中国公共外交协会副会长舒乙先生。(全场鼓掌)

首先,有请上海市政协副主席周太彤致辞。(全场鼓掌)

上海市政协副主席周太彤:

各位嘉宾、同志们、朋友们:

首先,我谨代表上海市政协,对大家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全场鼓掌)

公共外交对话会,是上海公共外交协会在2012年创办的一项富有创新、很有特色的活动。去年2月,在届公共外交对话会上,多名外交家应邀与上海企业家就“走出去与转型发展”的话题,进行了深入交流。活动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今天,第二届公共外交对话会在此举行,精彩内容令人期待。

这次对话会有如下特点:

一是议题相关。建设文化强国、推进公共外交,都是党的十八大强调的重大战略任务。将这两个命题联系在一起,探讨的空间非常大,对实际工作会有启迪和帮助。

二是时机恰好。当前,上海正处于创新转型的关键时期。8月下旬,国务院正式批准设立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为国家和上海深化改革开放、加快现代服务业包括文化事业和产业发展带来了重大机遇,也提出了新的任务和要求。举办“文化强国与公共外交”对话会正逢其时。

三是嘉宾层次高。其中,赵启正主任是我们的老领导、公共外交领域的权威;舒乙先生是名门之后、着名作家、文化大家;周明伟局长是国家对外文化交流主管部门的领导,是具有宽阔国际视野的专家。嘉宾同台交流“文化强国与公共外交”,可以想见,必然是议论风生、引人入胜。

四是对话会首次与解放报业集团品牌活动“文化讲坛”联手举办,有利于提高活动质量和效果,扩大活动的社会影响。

五是参与来宾多。出席今天活动的有政协委员,有上海公共外交协会会员,有政协之友社社员。通过交流,将使大家对文化建设、公共外交有更深的认识,从而更好地履职建言,更好地开展公共外交。参与活动的还有文化讲坛的忠实听众,有旅游、文化系统的代表和大学生代表,来宾覆盖面超过以往。

六是媒体高度关注。很多媒体都派到会采访,通过报道,将使活动产生广泛影响。这对于增强广大公众的民族文化自信和公共外交意识,具有积极意义。

我相信,今天的对话会一定能取得圆满成功,受到大家的热烈欢迎。

借此机会,我也希望各位来宾关注、支持和参与上海市政协的工作,包括市政协开展的对外友好交往和公共外交活动。让我们共同努力,为建设文化强国、传播中华文化、增强国家软实力,为营造有利于国家发展的良好国际环境,作出应有的贡献!

谢谢大家!(全场鼓掌)

袁鸣:谢谢周太彤副主席的致辞。接下来让我们欢迎解放报业集团党委书记、社长尹明华致辞。有请!(全场鼓掌)

解放报业集团党委书记、社长尹明华:

尊敬的全国政协常委冯国勤及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大家下午好!

由上海市政协主办的解放报业集团第64届文化讲坛,荣幸地邀请到了赵启正、周明伟和舒乙三位嘉宾,为我们讲解“文化强国与公共外交”,并请着名主持人袁鸣主持今天的文化讲坛。我谨代表解放报业集团,感谢他们拨冗光临,感谢市政协的合作支持。

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鲜明地把文化强国作为国家战略的重要内容突出强调,这是推进中国改革发展的又一次宏大战略筹划,对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具有重要和深远的意义。党的十八大再次明确了要坚定地走文化强国之路。文化承载历史,文化昭示未来,同时,文化是对外交往融合的重要纽带。在任何时候,文化强国与国际环境的相处交往密不可分,对外文化交流是展现国家形象的重要手段,在很大程度上,这是一个通过主动扩大影响获得被接受、被认可的过程。为此,以文化传播的方式推进对外公共交往,通过公共交往促进多边对话交流,促进互动性的理解和认识,在今天显得尤为重要。在这之前,解放报业集团文化讲坛曾经为此作出过一些努力,以“请进来”、“走出去”的方式,与世界10多个国家、地区的专家学者、文化名人及联合国官员进行过多次文化专题交流。今天,我们也十分期待嘉宾们的演讲交流精彩成功!(全场鼓掌)

(嘉宾演讲结束后,进入对话环节)

-文化有差异,如何跨越过去,就是难点

全国政协委员王向朝:我想请教赵启正主任一个问题。记得您曾经讲过,“文化是活的生命,只有发展才有持久的生命力,只有传播才有影响力。只有有影响力,国之强大才有持续的力量”。您觉得我们中华文化在传播过程中,目前存在的问题是什么?有什么解决之道?

赵启正:谢谢您,科学家提出了一个很有文化性的问题。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很多人不能清晰解释。舒乙先生刚才列举24样中华文化元素,也许还不止。

刚才我说,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被世界尊敬,不是因为有钱,不是因为军事力量多强大,而是因为人家喜欢你的文化、敬佩你的文化,从而尊敬你的国家和民族。我们现在的困难是什么?就是外国人对我们的文化还不大认同。

我们的书法艺术那么,但是要让外国人懂却很困难。我曾经请不同国家的人来评价某一幅中国书法。我说,您看了这个以后有什么感觉?有人说,挺好的。我说,好在那?有人说像一个图案,有人说像一幅抽象画。说来说去,因为他们不认识汉字,就沟通不了。而日本人、韩国人中,就有人能够说得很明白,和我们的理解很接近。中华文化传播的困难在于跨文化。文化有差异,如何跨越过去,这就是难点。

周明伟先生是研究跨文化传播的,中国跨文化传播论坛是他主持的,已经搞了很多年了。对我们普通人来说,不需要那么专业,但是我们需要了解一些基本问题。

跨文化传播是跨语言;第二是跨信仰,宗教信仰或文化信仰;第三要跨生活方式。比如刚才说到酒文化,各国人民都喝酒,但是文化差异很大。有一年法国国防部长到上海访问后回国,正好和我坐同一班飞机去巴黎。他说这次访问很成功,但是有一件事情让他不太高兴,就是为什么喝酒的时候要强迫,为什么不喝就不够朋友。(全场笑)我说,中国人认为酒逢知己千杯少,你多喝才是知己。还有李白斗酒诗百篇,能喝酒的人往往是才子。(转向舒乙)我估计您行。(全场笑)武松“三碗不过冈”,是壮士。我就跟他解释,在我们的文化里,对能喝酒的人是比较尊敬的,因为酒后吐真言,那是真朋友。他说,我还是不能理解,喝多了以后我很难受啊,(全场笑)并且我说话不流利了,会被人笑话,这不是对朋友该有的态度吧?我没办法解释了。

我们的困难在那儿?就在东西方文化差异中,这个“西”不是一个国家,而是西方。可能多数法国人喝酒喜欢慢慢喝,但是俄罗斯人就又一样了。当年叶利钦到上海来访问,那时候我还在上海工作。接待他的时候,我跟饭店的同志说,不要为他准备太烈性的酒,因为他有心脏病。我到机场接他的时候,他先问我,你对我有多少了解?我说,我看过您的自传。他说,你看完觉得有什么问题吗?我说,有一个问题,您在自传里提到,您在中学时不遵守校纪,老师建议校长开除您,您却到校长那儿去申辩,结果把老师给开除了,俄罗斯像您这样的学生多吗?他说,不多,就我一个,所以我当总统。(全场笑)他问我还有问题吗,我说,没有了。他说,你为什么不问我是不是酗酒者?我说,这是西方媒体报道的,我还不太确定。他说,告诉你,我不是酗酒者。但是到了晚上,没给他上茅台他不干了。(全场笑)他就问,上海人不喝茅台吗?上海市场没有茅台吗?(转向周明伟)当时你在场,冯国勤同志也在场。然后就给他茅台了,据说是喝了7小杯。后来有人问他的保健医生在那儿,一看在另外一桌,酒醉如泥,已经趴在桌上了。(全场大笑)

所以酒文化对于各国还不一样,难就难在跨文化上。如果我们不能够跨文化,就会遇到障碍,会好心成了坏心。跨文化不太容易,需要很广的知识面。

至于语言的跨越,不是我学了外语或研究生毕业就行了,还有跨文化的问题。比如,Dragon在字典上对应的汉字是“龙”,在西方文化中,Dragon是恶的,而在中国文化中,龙是吉祥的,象征权威。有人建议“龙”字译成英语就直接用“Loong”,而Dragon翻译成汉语,不能简单地译成“龙”。谁要是能想出来怎么翻译更好,那在中译史上也算立了一功。

所以,你问我的困难是什么,我觉得就是跨文化。(全场鼓掌)

-我们有信仰
,我们的信仰就是文化信仰

袁鸣:非常精彩!我想再追问一下,跨文化传播确实有困难,要怎么跨过去,您有什么建议吗?

赵启正:我想,多读点书,多看点外国电影、外国小说,就会知道多一些,在与外国人的接触中也可以有所了解。但是有的时候,我们在了解的过程中也要谨慎。

比如,当被问到宗教信仰时,我们的学生经常回答,我没有信仰。人家就很惊讶,中国人没有信仰?那还了得!你只能说我没有宗教信仰,不能说我没有信仰。

基督徒的黄金律是,要想别人如何对待你,你就如何对待别人。美国的传教士问我,你们中国人信什么呀?我说,我们讲“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说,哎呀,跟我们的信条一样,太伟大了!他问,这话是什么人说的?我说,孔夫子。他说,孔夫子这个人听说过,但不知道他具体说过什么。可见我们的传播力不太行。

我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我们要谨慎些,不要给外国人留下“中国人没有信仰”的错误印象。我们有信仰,只是不叫宗教信仰,可以叫中国人的信仰或者文化信仰。这一条大家要坚持,我们有信仰,要珍惜它,爱护它,发展它,否则,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何以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全场鼓掌)

-文学也好,公共外交也好,都是面对公众、面对百姓的

上海市政协委员安翊青:舒乙老师,我们都知道,您是一位作家、画家,还是中国现代文学馆的馆长,请问您如何看待中国公共外交协会副会长这个职务?它和您的其他身份之间有怎样的联系和不同?

舒乙:我跟大家说,年岁是一笔宝贵的财富,我今年78岁。(全场热烈鼓掌)年岁长了以后,也就有了一定的文化积淀,有时候你就可以有很多联想,会产生一些新的想法。这个想法别人不见得有,是自己琢磨出来的,是天长日久积累出来的。

让我当公共外交协会副会长时,我非常惊讶,因为从来没想到过;但是既然任命了就上任,跟我原来的工作也是有联系的。

我大学毕业以后的人生经历基本上分成两段,一段是当工程师。我原来是在前苏联学林业化学的,是一个非常窄的工科专业。学成归国以后,想建立一个中国自己的相关系统,为此工作了25年,终于成了。成了以后就转行,转到文学上去了
。那时候巴金先生想建中国现代文学馆,得有人替他做,我就替他做了这件事,后来终于建成了。这件事差不多又占据了我25年时间。这是两个领域,在这两个领域工作的结果是积累了一定的知识。

公共外交和我原来从事的这两项工作有什么联系呢?特别是文学跟公共外交的联系在那里?文学也好,公共外交也好,都是面对公众、面对百姓的。因为写作、研究文学不是自娱自乐,是要给别人看的,基本的读者是普通的老百姓。我觉得公共外交也有这个特点,它是讲给普通老百姓听的,是呈现出来给普通老百姓看的。

第二,文学也好,公共外交也好,都是关乎心灵的事。怎么讲?就是国家跟国家交往和人与人交往是一致的,首先要建立相互信任,这样才能和谐。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文学和公共外交也有相通之处,都是关乎心灵、关乎精神的。

第三,这两者都是艺术。文学的特点是它的艺术性,不是它的思想性。思想性是社论,是各种知识报告,高级文学的艺术性肯定“拔尖”。那么公共外交也是一门艺术,整个外交都是艺术。你在这方面的艺术修养高,就容易取得成功,获得比较大的成绩。

这些是相同之处,当然也有不同之处,不同的是什么?文学是比较个人的,而公共外交绝不是个人的,它是公众的、国家的。

在这个岗位上摸索着前行,其乐无穷,而且我觉得大有可为。公共外交很重要,它是你的,也是我的,是我们大家的。(全场鼓掌)

原标题:赵启正:中国人有信仰只是不叫宗教信仰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广播

作者:朱虹

临沧治妇科的医院哪好
宁波口腔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永州专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