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侍女香娘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3:25:32 编辑:笔名

一  吹灭了白烛,挂上了白绫,闭上了双眸。  她看到了满山的秋霜,满山的秋风,也看到了母亲一夜之间变白了的头发。  来到这个世界,正好18年。18年,好短暂又好漫长的18年。  窗外晃过一个身影,是做饭的刘婶,50多了,腰也疼腿也疼,不时地唠叨着:“人这一辈子啊……”每次,刘婶都唠叨些不不如意的事儿,这样叹息一声,照样把饭菜做得很香,因为只有这样主人才能给足工钱,甚至还可以奖赏一些旧衣物,家里那一群狗崽子还得吃喝穿戴,那个痨病鬼丈夫撑不起破败的家。  刚来不久,刘婶就对她很好,说要是我家阿宝能娶上你就好了。阿宝是刘婶的大儿子,继承了父亲的木匠手艺,走门串户打打家具。曾经来吴家干了几天,小伙子不错,很规矩,也很开朗,不论是刨子、锯子就像长在他手上,想怎么用就怎么用。阿宝对她也很好,跟她说话的时候,眼睛很专注,似乎能穿透她的心。  可是,她不能够对他好,也学着刘婶长叹一声,干自己应该干的活去了。  二  屋外秋风萧萧,扑打着窗棂,她打了个寒战,并不是身上冷,而是心在颤抖。  三年前,15岁的她昏倒在吴家大门口。是夫人从庙里还愿回来,将她抬回家。见她浑身脏兮兮的就亲自给她洗澡。一番洗刷之后,夫人大吃一惊:“天哪,美人坯子嘛。”又闻到她身上有一股香气,就给她改名“香娘”,留在身边做了一名侍女。  做侍女,也就是照顾夫人的起居,陪夫人逛逛街,串串门子,不时到庙里许愿还愿,整天也累不着,但她的心里总觉得很累。  院子中央有棵白玉兰树,亭亭如盖,每到花开季节,一树的洁白,满院的馨香。她总喜欢站在玉兰花下,凝视良久,以至于夫人说她是花精变的。  主人是太湖边上的大户,老爷姓吴,名不易。香娘很奇怪老爷为什么起这么个名字。  三  白绫勒在了香娘白皙的脖子上,有一点儿疼。三年前也是类似的疼,不过疼了一会儿就过去了,今天的疼还会持续,直到见到天上的爹娘还有弟弟。  泪珠从长长的睫毛下滚落,啪——嗒,啪嗒,啪嗒嗒,流成了一条线。  阿宝送给她一副玉镯,晶莹剔透。香娘本想拒绝,可是看着阿宝澄澈的眼睛,似乎看到了阿宝澄澈的心,长叹一声,收下了。后来,香娘用5天时间缝了一只绣着白玉兰的荷包送给阿宝。阿宝舍不得用,放在贴身的口袋里,说,这是他的护身符,有了它就像香娘陪在身边。香娘噙着眼泪,目送蹦跳着远去的身影。门前的老槐树上,两只鸟儿嬉闹着,叽叽喳喳,香娘一阵酸楚,多想自己也能有只鸟儿陪伴着,可惜……  阿宝是个手艺人,免不了走南闯北,免不了半月二十天不在村子里。香娘的心就像管不住的兔子,上蹿下跳,不由自主地就想到了阿宝,想到阿宝就更伤心,因为同时又会想到另一件事,这件事必将毁掉自己的未来……  香娘没事的时候就跟刘婶走得很近,照顾着,就像孝顺妈妈一样。刘婶心里暗暗高兴:真的没想到,我家阿宝真的有福分,唉,人这一辈子啊,说不定啊。这以后的叹息,就多了几个字,脸上似乎也减少了阴郁,多了些明朗。  四  又一阵凉风扑打着窗棂,破碎的窗户纸“啾啾”乱响,香娘眼前浮现出鲜血淋漓的城墙,那里挂着主人老爷吴不易的头颅,装在一只木筐里。  老爷临死前,写了一首绝命词:  落魄少年场,说霸论王,金鞭玉辔拂垂杨。剑客屠沽连骑去,唤取红妆。歌笑酒炉旁,筑击高阳,弯弓醉里射天狼。瞥眼神州何处在,半枕黄粱。  成败论英雄,史笔朦胧,与吴霸越事匆匆。尽墨凌烟能几个,人虎人龙。双弓酒杯中,身世萍逢,半窗斜月透西风。梦里邯郸还说梦,蓦地晨钟。  老爷是个文人,也是个放浪不羁的人,喝酒,打马吊,样样精通,虽说是个才华横溢的进士,却生不逢时,没混上个一官半职。老爷对人和蔼可亲,周围的人没几个说他不好的。  五  三年前,吴城县衙,一位潇洒的中年男子立在窗前,仰望阴沉的天空,大雨即将降临。窗外的大树上,一只乌鸦不停地聒噪着,每叫一声,男子的心就紧一下。  他真的恨,恨自己生不逢时,恨朝廷的昏庸,恨清兵的入侵……满心指望南明政府能挺得住,保住半壁江山,保住江南百姓免受涂炭,可是,朝廷军队一败再败,清兵如入无人之境,所到之处,若有反抗,一旦城破,必大肆屠杀。  这个男人就是吴城县令甄世玉,他手中攥着一张纸,那是清兵的通牒。上面说,如果吴城放弃反抗,保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否则,就会像扬州一样,屠城七天。  甄世玉知道,史可法死守扬州城七天,清军死伤无数,攻破扬州城以后,多铎下令屠城,十日不封刀,一时间,扬州城成为人间地狱,血腥恶臭弥漫,到处是肢体残缺的尸首,八九十万人死于非命。  甄世玉不寒而栗,举目看看神州大地,已成清人天下,南明王朝摇摇欲坠,已经回天无力。甄世玉咬咬牙,脸上的肌肉蠕动着,眼睛眯成了一条线,我不能为了一个破落的朝廷和没有任何意义的忠诚,置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让百姓安康地活着,就是我尽到责任了,他决定放弃抵抗。  消息一出,引起一些人的不满。有个秀才徒手来到县衙,大骂甄世玉卖国求荣,违背了忠孝节义,枉读圣贤书,让甄世玉收回成命,率全县百姓与吴城共存亡。  甄世玉平静地说,所谓圣贤之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方今大厦将倾,倾巢之下,岂有完卵?逢此乱世,我辈不能为万世开太平,不能为往圣继绝学,那我们为什么就不能为生民立命?为生民立命,就是为天地立心。我何罪之有?难道我们非要让百姓血流成河才是忠孝节义?那不是荼毒生灵,不是的不仁不义吗?  秀才非但不听,反而走出衙门,站在衙门口,声嘶力竭地叫嚣。甄世玉怕他的情绪影响了众人,就下令处死了这个秀才。  没想到,吴不易听说后,竟然率众抓住甄世玉,将他交给秀才的父亲,让他在秀才的坟前杀死甄世玉来祭奠秀才。可怜的甄世玉一腔热血,就这样匆匆忙忙洒在了历史的尘埃之中。  六  噩耗传来,甄家一片悲凉,妻子一夜之间白了头发,欲哭无泪,全然没了章程。15岁的女儿甄嬛安抚着呆滞的母亲,照顾着哭哑了嗓子的弟弟。  秀才父亲处死甄世玉的第二天,竟然丧心病狂地率人冲进甄世玉的家中,杀了他全家,女儿甄嬛被母亲推进后院一口枯井才躲过一劫。  当甄嬛从昏迷中醒来,爬上来看到母亲弟弟等一家人被乱刀砍死的惨状,一阵悲痛昏死过去。再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远房大伯家里。  大伯告诉了她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你爹娘和弟弟都安葬了,你就隐姓埋名吧。  甄嬛离开大伯家,迷迷懵懵来到爹娘的坟前,久久地跪着,心如死灰,捡起被大风刮掉的白幡,接成一起,将自己挂上了树枝,说了声,爹娘弟弟,我来陪伴你们了。  突然,树枝断了,甄嬛落在了地上,原来树枝干枯了。甄嬛擦了擦泪水,想,我命不该绝,是不是老天爷让我报仇雪恨呢?  甄嬛向爹娘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说,爹娘弟弟,不报此仇,誓不为人,等报仇的那一天,我再来陪伴你们。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甄嬛摸到秀才家,在上风头点着了一大堆干草,烧光了秀才的家,趁夜色逃了出去。  甄嬛打听到了吴不易的住处,假装饿昏躺在他家门口,正赶上吴不易老婆上庙还愿回来。老太太心里一惊,刚刚在庙里许了一愿,这不是就在验证我的善意的真假了吗?阿弥陀佛,佛祖保佑,我是真心的。  七  外面天色暗了下来,风一阵紧似一阵。香娘隐隐闻到了空气中有着血腥的味道,内心又是一阵苦苦的东西直撞上来。18年,看到了多少血流成河,看到了多少泪流成河,人的一生真就这么苦吗?她记得小时候,阿爸阿妈恩恩爱爱,姐弟俩无忧无虑,那是多么幸福啊。哪想到,一夜之间,整个世界都变了,天堂和地狱也就那么一瞬间。  吴不易自从处死甄世玉后,就拉起一支队伍,在太湖一带攻击清军,打得水流都红了,湖里的草都没了绿色,一仗下来,斩杀降情汉将二十三员,歼敌三千余人,获船五百余只,威名远扬千里之外。  可是,老婆却不这样想,她认为,杀人越多,造孽越多,那些惨死在刀下的冤魂就会来索命的,就天天念经诵佛,替丈夫消业,保佑丈夫平安无事。  有一次,清廷巡抚图国宝恼怒吴不易长时间在太湖作乱,秘密让嘉县县令刘素志假装投降,打开城门迎接吴不易进城。就在吴不易就要弃船登岸的时候,他身边一名偏将猛然发现周围的草丛中露出刀光,便提示吴不易。清兵一见败露,呼啦一下就杀了出来。吴不易带来的兵本来就不多,船还都连在了一起,吴不易慌乱之中被乱箭射中。那名偏将见吴不易仰面躺在水中,鲜血染红了一大片,以为已经死了,便将他困在一块破船板上,系在船尾,奋力杀出。  狂奔一里,转进湖汊,才摆脱了追兵。再看吴不易,竟然苏醒过来,“哗哗”吐了半盆血水,然后又喝了好几大杯酒。  这个偏将就是阿宝,那是前年在五里洼,一群清兵追杀百姓,阿宝也在其中。阿宝自小力大无比,虽然不曾练武,但由于常年做木匠活,身手灵动,跟一帮青壮年,拼死保护者妇孺老人。正当他们精疲力尽,绝望地大呼老天爷的时候,吴不易率兵赶到,击溃清兵,救了一干百姓。其中一些无家可归的青壮,加入了吴不易的义军。阿宝经历了这场兵灾,恨透了清兵,也要求加入。吴不易认出了阿宝,他亲眼看到这个青年人的勇猛,就收他为义子,留在身边做偏将。  刘婶的身影又在窗前闪了过去,刘婶突然苍老了许多,里里外外照看着吴不易的老婆孩子,一声声叹息着:“唉,人这一生啊……”  香娘又闭上眼睛,眼泪又不停地流着,这眼泪中不仅有痛苦,更有酸楚,还有悔恨。  八  有一天,门口来一人,说是香娘的亲戚。香娘出去一看,是远房大伯的儿子,堂哥甄槐。  当初就是堂哥甄槐给香娘出的计策,让香娘到吴家趁机毒死吴不易全家。可是三年过去了,香娘竟然一点动静没有。今天甄槐来是交代甄嬛,必须找个机会,即使不能亲手杀死吴不易,也要提供吴不易的行踪,让清兵杀了他。  阿宝回来了,让刘婶传话约香娘在村口小河边见面。香娘不想去,拗不过刘婶的劝说,勉勉强强就去了。  秋风有些凉,卷起河边的落叶,“刷拉拉”掠过香娘的眼前,香娘一阵寒战,真冷。阿宝正焦急地张望着,手里拿着一个包裹。远远地看见香娘,欢快地跑过来:“香娘,你看我给你扯得花布,你做件衣服一定好看。”  香娘接过包裹,盯着阿宝,眼睛里涌出了泪水。阿宝急忙替她擦拭着:“你看,你看,我给块花布就激动成这样?”  香娘握住阿宝的手,呻吟有些哽咽:“阿宝……我……我可能做了一件……对不起你的事……”  “啊,你?不可能。”阿宝抱着香娘,闻到一股温馨的香,有些陶醉了,“香娘,等我跟吴大人攻下吴城,咱们就结婚。”  听到这里,香娘已经泪水滂沱,泣不成声了。她断断续续告诉了阿宝,吴将军今夜前往柳镇探望老友,她已经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堂哥甄槐……  阿宝一听,浑身一震,扔掉香娘,上马直奔柳镇……  九  香娘看到了院子里的那两棵白玉兰化作了爹娘,他们拉着弟弟的手微笑着向她走来:“玉兰儿,我们来了……”  她又看到满脸是血的阿宝手里举着那只荷包跑来,香娘,你不能丢下我…… 共 424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包皮包茎饮食保健的相关事宜
黑龙江治男科哪家研究院好
云南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