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77级”:压抑后被释放天分的精英群体

2018-11-26 17:37:47
“77级”:压抑后被释放天分的精英群体() 2007年8月29日,在意大利北部城市威尼斯,第64届威尼斯电影节评审团主席、中国导演张艺谋出席电影节开幕式。

当天,第64届威尼斯电影节开幕,电影节将持续到9月8日。

新华社记者谢秀栋摄 1977年秋季,当经历了10年“文革”混乱的中国恢复了相对平静时,安平正在乡下干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像所有被发配到农村去的其他年轻人一样。

她在北京郊外的一个公社喂鸡、喂猪和照料庄稼已经两年了。

对这位将军的女儿来说,那是一段生活黯淡的时期,冬日里没有暖气的宿舍彻骨的寒冷,人总是饥肠辘辘,看不到前途。

“我次感到生活没有意义。

”安平说,她当时19岁,“若要我继续过那种日子,我宁愿去死。

” 到了10月下旬,村当局通知了中国将举行1965年以来首次全国大学入学考试的消息。

作为对一代人失去上学机会的事实的承认,当局规定16~37岁的人均可报名参加考试。

对于安平以及被送到乡下的整整一代人来讲,这是一个机会。

在堪称中国现代历史上竞争激烈的高考中,有570万人参加了于11月、12月举行的两天考试,久被压抑的天分和雄心终于被释放出来了。

4.7%的考生——27.3万人被录取了,他们就是通常中国人所说的“77级”——在中国被广泛视为是那个时期和聪明的一群人。

相比之下,今年参加高考的考生人数为900万人,录取比例是58%。

30年后的今天,这一精英群体的许多人已跻身政治、教育、艺术和商界的顶层。

“他们是非常杰出的一群人,他们知道这一点。

”驻香港的一家非政府组织负责人罗宾?芒罗说。

1978年他作为英国交换生在北京大学待过,当时这届新生刚入学。

“他们是10年里批大学生,他们正在获得成功,他们匆匆忙忙。

” 而在1977年,大多数人只有短短几周时间来温习迎接将会改变他们命运的考试。

对于那些辍学多年的人尤其艰难。

全国各地的考生都在搜肠刮肚,急急忙忙地找书本和以前的老师,挖空心思地回忆未被忘光的公式。

如今担任美国纽约华人游说团体——百人会公关主任的安平,当时立马夸大了自己背伤的病情,获得了一个月病假,她全身心肠投入了紧张学习。

“我必须成功。

”她说。

从77级出来的艺术家包括全球知名导演张艺谋、陈凯歌和田壮壮和作家陈村、叶兆言和刘震云。

这一点也不令人惊讶,他们当中许多人成了学者,如北京大学法学院院长朱苏力、上海大学历史学家朱学勤和厦门大学人文学院教授易中天。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