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我有特殊沟通技巧 第130章 钥匙

发布时间:2020-01-17 00:35:16 编辑:笔名

我有特殊沟通技巧 第130章 钥匙

杨绵绵以为自己还要和这位未来婆婆磨合一段日子,没有想到白香雪就和他们吃了一顿饭以后就准备离开。

荆楚也有diǎn奇怪:“你去哪儿?”

“住酒店啊。”白香雪在包里翻了翻,找出了自己的钥匙,对杨绵绵招招手,“来。”

杨绵绵走过去,她神神秘秘地把钥匙塞进了她手里:“这个是你的了。”

杨绵绵茫然不解:“我有了啊。”她当然有荆楚家里的钥匙了。

白香雪却很慎重地説:“这不一样的,钥匙是家的象征,只有这个家的成员才能拥有。”

杨绵绵:“……”并不能理解这样文艺的话。

白香雪微笑着説:“以后,你们才是一个家,我就是客人,下次我来一定提前打敲门。”

“呃……”杨绵绵对这样的场面应付无能,再一次抬头去看荆楚。

荆楚明白父母的态度,当一个人结婚的时候,他就从原来的家庭独立了出来,和爱人组成了一个崭新的家庭,白香雪和荆秦都不是那种会理所当然把孩子的家庭当做自己家的人。

“你是和那个人住酒店?”

説开了以后白香雪就落落大方:“嗯,改天约你们出来吃饭。”

“那也行,我送你去,哪个酒店?”荆楚替她拿了包,又问绵绵,“你待在家里还是跟我一起?”

杨绵绵想了想,猜他们母子可能有话要説:“我待在家里。”

“给你带吃的回来。”

车上,白香雪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怎么看都不觉得绵绵是你挑女朋友的选择啊,你该不会是喝醉酒之后出了diǎn事所以负吧?”

“妈,在你眼里我是这样的人?”荆楚无奈极了,不过他也可以理解,毕竟之前他找女朋友就是在找结婚对象,杨绵绵并不在考虑的条件范围内,所以突然间和她走到了一起,白香雪总是很难相信真的就是因为两情相悦。

白香雪托着腮仔细想了想,diǎn头:“我知道你的性格不会,但是命运就是那么变幻莫测啊,万一出现什么狗血的剧情呢?”

“……你想多了。”荆楚再一次明显得感觉到了和杨绵绵这样的适龄少女相比,白香雪更像是天真不知世事的女孩,杨绵绵就从来不会有这样天真不切实际的想法。

白香雪还有diǎn失望:“真的吗?”

“真的。”

白香雪又振作起来:“那好吧,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荆楚无言以对:“绵绵才十八岁。”

“对噢。”白香雪的失望溢于言表,“那你和老秦説过吗?”

一想起来自己前夫和自己儿子都不约而同地喜欢上了年纪xiǎo的女孩儿,白香雪心里有那么一diǎn儿复杂——难道説这就是传説中的遗传基因吗?

想到这里,她万分认真地对荆楚説:“你要好好对绵绵,别和老秦一样。”

荆楚沉稳地微笑:“妈,你就放心吧。”

“对你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我以前就担心你就找结婚对象不找喜欢的人,现在我可放心多了。”白香雪是打心眼儿里为他高兴,“你运气好,绵绵那么漂亮又懂事,你不能欺负人家。”

荆楚好笑极了:“我会欺负她吗?”

“大中午的才起来,你説你没欺负?”白香雪语调平淡,但完全是一副“你别想蒙我以为我不知道”的精明表情。

荆楚无言以对。

白香雪住的是南城的酒店,荆楚帮她提了包上去,还问:“你们分开住还是住一起?”

“管得真多。”白香雪嗔怪,“分开住,我们才没有你们年轻人那么开放呢。”

妈,你説这样的话真的好吗?荆楚对于白香雪是哭笑不得,也不多纠缠:“真的不和我们吃晚饭?”

“今天有个晚宴,”白香雪对他眨眨眼睛,“我要陪他去,这不需要时间准备呀?”

“那要记得给我打,还有,多长心眼,别被人骗了。”荆楚对杨绵绵都比对白香雪放心一百倍。

白香雪板起脸,故作不悦:“干什么,你和老秦一样真以为我傻啊,我才不是,还有,他是老秦几十年的朋友,很值得信任的。”哪怕没有説出他的名字,只説一个他字,可白香雪的眼睛就在发亮,脸颊发烫,哪里还能掩饰得住热恋的模样。

恋爱,永不顾忌年龄。

荆楚也不去打击她,替她把房间内外仔细检查一遍,没有问题才离开:“有事一定要给我打。”荆秦在的时候他操心,荆楚在的时候就儿子操心,反正这两个男人估计这辈子都不可能对白香雪放心了。

“知道了,你快回去吧。”白香雪把他推出门,“好好陪绵绵,我和你説如果这次再把女朋友丢了我就打死你。”

“放心吧,丢不了。”

荆楚回去的时候给杨绵绵买了零嘴,可她却没有往常那样高兴,神情苦恼:“我是不是给你妈妈留下了很坏的印象?”

这是她刚刚趁着荆楚不在,和xiǎo伙伴们商量的结果,尤其是电视机,贡献了许多婆媳剧的经验:“婆婆什么的讨厌的就是有个陌生女人抢走她的儿子了,次见面应该带礼物,打扮得很淑女,这样印象才会好。”

杨绵绵:“……”她那个时候好像没洗脸没梳头衣服也没穿好,这简直是糟透了。

而且从xiǎo到大,嘴甜乖巧这样的词都是和她没有缘分的,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并不是受欢迎会讨人喜欢的那种女孩儿。

她以前从不在意这些,但是现在觉得会被未来婆婆讨厌,心里就突然忐忑了起来。

荆楚从来不觉得白香雪会成为一个令人困扰的婆婆,她虽然依旧保留着少女时代的天真,但并不觉得自己的孩子是自己的私人物品,他十八岁以后她就非常乐观地説“我以后不用管你了,你成年以后所做的所有事都要自己承担结果”,所以不管是他突然参军还是突然退役,白香雪从来不发表意见。

更何况她自己约会恋爱还来不及,才不会来干扰儿子的感情生活呢。

她觉得的状态就是他们三个人各有感情生活,各有幸福归宿,那对于他们这个一开始就不是因为爱情而诞生的家庭来説,是的结果了。

然而现在看到杨绵绵为了这样的事情而忐忑不安,他觉得既新奇又有diǎn儿好笑:“如果是会怎么样,你就不喜欢我了?”

“那怎么会,我不可能会因为别人放弃你,任何事也不可能,除非你不喜欢我了,我也不喜欢你了。”杨绵绵抱着膝盖坐在沙发里发呆,“我就是觉得,觉得……”她説不上来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是不安,还是紧张?

谁知道她説的却是:“觉得我有diǎn笨。”

她觉得自己那个时候一定蠢透了,呆呆的根本不知道怎么办,虽然她脑袋里闪过很多的念头,很多的话,也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的,可她完全做不出来。

白香雪对她非常和气非常热情,完全没有不喜欢她的样子,可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亲近,她反而更不知所措了。

荆楚当然看得出来那个时候杨绵绵的笨拙与紧张,他也先不説正事,反而先问:“看你中饭都是数着米吃的,饿了吗?”

这估计是杨绵绵和荆楚在一起之后吃的糟糕的一顿饭,她都不敢去夹菜,闷声不响数着饭碗里的米粒吃,倒是白香雪心疼她过得不好,一个劲儿埋怨荆楚没好好照顾她。

“不怎么饿。”杨绵绵垂头丧气地回答。

荆楚把买来的东西给她:“你一直想吃的那家鸡爪和鸭脖子。”

杨绵绵眼睛一亮,连忙拿过来开始啃,等荆楚给她倒了水出来就看见她已经啃得满嘴流油。

心情不好的时候啃完鸡爪和鸭脖就不剩什么负面情绪了,这是至理名言。

“xiǎo羊,我妈妈很喜欢你。”

杨绵绵嘴里叼着半只鸡爪子:“真的吗?可是我不大会和他们相处,我觉得好奇怪,我不知道……她也不是老师,我不知道!”她有diǎn沮丧,与长辈相处是她成长中缺失的一环,从没有长辈可以陪伴的她不知道应该如何和这样一个角色的人相处説话。

应该亲近吗,还是应该保持距离,要听她的话吗,如果她説的东西自己不认为是对的呢,可以冷淡吗,但这样是不是不尊重人?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达练即文章,如何与人相处,是人一辈子要学的事情。

“我知道。”荆楚拿了纸巾给她擦了擦嘴角,耐心仔细,“我妈妈是一个非常外向的人,她的感情充沛而且是外放的,很多人会被她的情绪所感染,也许会觉得这很别扭,没关系的,你不用勉强自己变成什么样子,你也不用刻意去强调她是我母亲所以一定要如何,你只要按照你一直以来的方式去做就可以了。”

杨绵绵看着自己啃了一半的鸡爪都没有心情继续下嘴了:“可我知道很多人不喜欢我,我也不会讨人喜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会喜欢我。”

“这么没有信心可不像你。”荆楚笑话了她一声,正色道,“我的母亲不需要你刻意去做什么来证明自己,对于她而言,我已经是完全独立的一个人,她会尊重我的选择,我喜欢你,她就会祝福我们。”

尊重大概是他们这个家庭的特质,他们尊重彼此的选择,荆秦未必觉得白香雪从前的男友们是值得托付的对象,但是他只会给出建议而不会去干涉白香雪做的决定,恋爱分手,皆由她自己;而对于白香雪来説,她也未必理解荆秦为什么会喜欢楚青青,但是她也依旧尊重他的抉择,并且祝福他幸福。

因此,别説白香雪很喜欢杨绵绵,哪怕她不喜欢她,不认为她是荆楚的伴侣,可只要是荆楚的选择,她也绝不会蛮横地干扰。

虽然荆秦并没有见过杨绵绵,但荆楚相信,结果一定是一样的。

“每一个选择都不是百分之百安全,必然会有风险,但是我选择你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承担一切后果的准备。”他凝视着她的双眼,轻声説,“以及,绵绵,你真的很招人喜欢,你自己是不是不知道。”

杨绵绵微微错开了他的眼神,觉得心跳得好像有diǎn快了,她咬着嘴唇xiǎo声説:“你也很让人喜欢啊。”

他那么温柔那么好,当初看准机会抓住他,是她做得正确的一个决定了,对不对?

宝鸡市第五人民医院
滑县妇幼保健院
四川治疗妇科哪家医院好
浙江正规白癜风医院
山西哪家治白癜风医院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