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云岚传说 百七十三章 受人以渔_a

发布时间:2020-01-22 19:39:08 编辑:笔名

云岚传说 百七十三章 受人以渔

百七十三章受人以渔

南疆各地,人们在震惊的同时,也有各种议论。有人拍手称快,认为李恒这是壮举,是该要杀一杀墨家的气焰了,这些年墨家在南疆太嚣张了一点。当然,也有不少敌视李恒的人,与墨族亲近者自是恶毒诅咒,也下令要搜捕李恒。

树林一战,震惊整个南疆天下,随着那里的修士的传播,传到了南疆七州上。

墨族上下,初闻时根本不相信,但是铁一样的事实,血一样触目惊心的证据出现后,他们疯狂了。

这是不可承受之重,这么多强者死去,即便强大如墨族,也是一种沉重的打击。

名气、声望、精神层次的打击,更甚于这些战力的损失,这是一种被人一脚从九重天踩落进地狱的耻辱。

南疆西部森林中,一翩然体修高手,一天内连杀墨族十卫,这一美谈传遍天下。

这是一种无上的荣耀,是一个人睥睨天下的战绩,万众瞩目,集纳南疆所有人的目光,被神环笼罩。

当世,有几人敢在南疆惹墨族的人,毕竟他们族中可是有武宗老祖存在,称宗做祖,功参造化,威慑天下!

可是,却有人敢如此,一体休强者,一天内独杀十名墨卫,这是怎样一种壮举?

每一位墨卫,都是惊艳一方的大修,墨卫排名号称一位强胜一位,皆是筑基修为,可力毙一小道统教主,却被他独杀了!

踩着墨族传承者的尸骨前进,无尽鲜血铺就了一条强者之路,鲜花下、光环下却是血与骨。

“此人不可敌,当世年轻一代除墨家墨卫,也就是墨族少主,还有石族少主外,谁还能与他争锋?”

“不要说年轻一代了,就是老辈人物中,又有多少人可与之生死搏杀!”

“我想,能够镇压他的人,唯有步入法丹期的传奇人物,可这样的修士能在世上找到几位?”

李恒远离南疆,并未再回归石家庄,但在南疆七州却引发了一片热论,所有人都在谈他。

好巧不巧,这两年来在宗也发生了许多事情,自李恒离开后宗有老祖发话,派遣筑基后期弟子出宗调查那神秘组织的消息,一来是为年轻弟子历练,二则是他们嗅到了不寻常的味道。

修行者寿命悠长,一个筑基修士无伤无意外的话都可以活上千年,所以可以想象宗还有多少老古董存在,要说突然出来这么一个神秘组织敢对宗下手,而身为天下大派的宗毫无所知那是不可能的。

而李恒的大师兄刘枫在送李恒回去后就查看了他留下的物品,竟然是突破法丹期的破境丹。虽然说法力易修,境界难得,但那是在几千年前,可以用丹药提升法力,而如今丹道衰落,对于李恒刘枫这样的天才来说,法力那也是很难修的,甚至可以说是法力跟不上境界的增长。

刘枫在服用破境丹后就只需要境界突破就能一举到达法丹期,成为千年来大陆上年轻的武宗高手。就在刘枫准备闭关时,他突然感应到曾经留给李恒的信物,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李恒出现在了灵界,否则必然是感受不到的。

不过由于刘枫需要巩固炼化破境丹,所以没能及时出关寻找李恒,待刘枫出关后,感应到李恒还在灵界就松了一口气,接了宗门历练任务正好一路寻找李恒。

李恒在一路前来南疆途中,检查自己储物戒里面的东西时发现了刘枫留下的信物有其神识在上面,就用自己的神识包裹,结果让刘枫再一次失去了李恒的踪迹。

由于刘枫也是寻着传送阵一路追来,也是到了石家庄,恰逢石族寻查烧毁祖地的凶手,所以当他得悉离石家庄不远处发生惨战时,非常惊异,立马赶了过去,所以刘枫才是在李恒离开后个到达的修士,而且他还在地上捡到了一件残兵,一件象征着李恒身份的残兵——龙纹剑,刘枫刚确定这个信息时,先是目瞪口呆,而后哈哈大笑,无比的畅快。没有想到小师弟终于又重新回来了,再现在这个世上,而且一战动南疆!

当然只是看事后的残迹也看不出太多东西,但当刘枫在南疆了解了两天后就很是惊讶,这则消息太有冲击力了,非常的震撼,因为刘枫判断李恒的实力不下于突破前的自己,可是李恒被废了啊,实力怎么可能不减反增,而且速度还如此快,不过这反正是好事情就对了。

墨鸦,墨族少主也是墨卫,怒发冲冠,这时墨族之耻啊,挟乌翅鎏金镋而出,背负上品灵器,仰天长啸,恨欲狂,誓要横杀李恒,当然他不知道那个人就是李恒。

石族神子得到消息时,只是冷笑连连,望向西疆方向,浑身都被黑色的液淹没了,唯有一双可怕的眸子可见,显然他这是在修行一种强横的炼体功法。

石家,墨家,刘枫

,南疆所有大势力全都在关注李恒的踪迹,怎个南疆天下皆动!

在南疆七州的人谈论李恒时,他正带着小石天走在离开南疆的路上,更本就没打算再回来,可想而知,假如李恒一出现会有怎样的滔天波澜!

一座花香鸟语的山谷里,李恒领着小十天就住在这里,那个九岁的幼童,站在一片松林间,正在对树上的一只小松鼠说话。

“我想父亲,我想母亲,想祖爷爷,想海大叔,海大爷还有大黑,可他们都不在了,你想你的亲人吗?”李恒到这个山谷之后就把海家父子遇害了事也告诉了小石天。

石天很想找一个人倾诉一下,可是李恒却不是一个好的对象,但小松鼠怎么可能明白他的话语,抱着一个松果,蹭的一声跑掉了。

石族祖地仅剩的一个后人,这名稚嫩的孩童,又走向下一处,对着树上的一只小鸟说话,道:“永远有多远?祖爷爷说,永远默默护佑我。将来是在什么时候?母亲说,将来会出现,还会来看我。”

说着说着,稚嫩的孩童大眼通红了,低着头,道:“我知道,他们不会出现了,和海爷爷和海叔一样,都是因为我……”

树上的那只小鸟也飞走了,这个可怜的孩子又向松林深处走去,见到一只落在野花上的伤蝶时,轻声道:“为什么你也受伤了,我想祖爷爷了……”

李恒在松林外,静静看着这一切,他并没有急于离开南疆,而是带着这个孩童在这里散心,想让他早点调节过来,顺便总结一下此战的经历收获。

在知道海家父子死后的这些日子,这个孩童都很失落与沉默,每次都是在无人时才会说话,同那些小动物交谈,每一次都是红着眼睛回来。

“你的父母,你的祖爷爷,希望你快乐。你的海叔和海爷爷则希望你能平安长大,然后绽放石族后人应有的光彩。”

“可是……我想他们。”这个孩自低着头,少有的几次同李恒对话。

李恒没有说什么,他无法去剥夺一个幼童的情感,想就是想,不能回避,无法如成人那样强行斩却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这是一个稚子纯真、没有杂质的心绪。

“我知道该怎样做,我会慢慢变好的,不再哭。”小石天红着大眼睛说道。

六天后,小石天主动向李恒开口了,要他教其修炼,虽然自己会在没人的地方红着大眼与小动物自语,但是现在却不再落泪了。

李恒再次检查他的身体,发现这个孩子曾经在娘胎里受过暗算,否则不应该是五行的灵脉才对,虽然经过灵药调养但暗伤犹在,难怪他一个石家嫡系后人会沦落到受仆人欺凌,看来其中还不简单啊。

不过小十天这也算是五行之体了,所谓五行之体需五行俱全,其实有不少的一部分人还是五行具有的,但还要求五行均衡,这就世所罕见了,自古也没有几人,而且会因各种各样的原因而早夭,近的唯有剑神独孤剑成长了起来,傲视古今。即使李恒在世人眼中也是算早夭了,而小石天若不是碰到李恒,估计这辈子也难有所为了。

虽然五帝逆龙诀上书只要是五行之体就能修炼,但是万一灵脉太差不行呢,所以李恒先要为小十天准备一些修行所用的丹药,虽然高阶的没有,但是练气期的丹药李恒身上还是有不少的。

“五行之体,休行自然是五帝逆龙诀,可惜我所得的是神魂传法,并没有办法写出来啊。”李恒有些无奈。

,他仔细想了想,将五帝逆龙诀的道势一笔一划的刻向石天的眉心,透入他的识海上,正如当日他接受传承时一般。

这是道之根本所在,是五帝逆龙诀的精粹,李恒想烙印他的识海,让这道韵伴其一生,自幼开始体悟。

这个孩子同样是五行之体的体质,说不定有朝一日会藉此明悟出与我所不同的东西也说不定。

然而,在李恒将道痕打入小石天识海后,突然发生了一种奇妙的变化,稚童的身体如神阳当空,光芒万丈。

这个小家伙直接昏迷了过去,李恒赶紧救助,以无上魂力镇压,总算让光芒掩去了。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发生了什么?”待他醒来,李恒关切的问道,生怕他出现什么问题。

什么草药舒筋活络
老君炉藤黄健骨丸治骨质疏松吗
宝宝积食该吃什么药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能治腹泻吗
友情链接